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缘来妻到最新章节 年下攻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小攻

更新时间:2020-01-16 20:03:11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缘来妻到最新章节 年下攻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小攻 连载中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喵须糖糖 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美玉,萧以晴

主要人物是美玉,萧以晴的网络创作《豪门密恋:缘来是你》此文是喵须糖糖执笔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文从字顺主线流光溢彩,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完结小说,小说剧情回顾 “在这样的小区住,估计没有一个人胖子了,这一天上一遍下一遍都不用做运动,全身的脂肪就都燃烧掉了。”江一帆是一手拎着礼物,一手扶着楼梯的扶手跟在萧以晴的后边走。这个‘爱人花园’每一层只有一户住户,就连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样的小区住,估计没有一个人胖子了,这一天上一遍下一遍都不用做运动,全身的脂肪就都燃烧掉了。”

江一帆是一手拎着礼物,一手扶着楼梯的扶手跟在萧以晴的后边走。

这个‘爱人花园’每一层只有一户住户,就连最顶层的阁楼也是一样,这里使用的都是指纹识别的门锁,完全省去了佩戴钥匙的麻烦。

看着还是一个很先进的小区那,安装这样高档的门锁……

“咚……咚……咚……”江一帆如释重负的敲着的门,感觉的能走到阁楼这层真的是太艰辛,太不容易了!

“谁呀?来了!”里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里边露出了一个女人的脸,朝着门外张望。

“你好,你就是的冯美玉吧?

我是你丈夫丁博全公司的老板,之前有打电话给你,今天是来慰问你一下的。

你能不能把门开开呀?”

江一帆看着里边的女人用挂上的门锁的配的铁链条,没有把门直接打开,就觉得生气!

这摆明了就是不把自己当好人吗,看自己长得也一看也能看出来是个好人呀,早知道这个女人完全都不给面子,就应该像个别的理由约萧以晴出来就好了。

还想的这个去探望已故员工的家属,能在萧以晴的心目中肃立好的形象那,这样的行为在谁看来也应该是好老板的典范呀!

现在被这个冯美玉搞得自己像是一个坏人一样的防着,这肯定会被萧以晴取笑的,今天真的是太失败了。

“我不是告诉你不用你来慰问了吗,你怎么还过来!

你们还是走吧,我不想让你们进来!”房间的里边的女人虽然是没有直接回答江一帆她是不是冯美玉,但是从回答上看她就是冯美玉。

一直站在一边听着的萧以晴觉得好奇怪,这个叫冯美玉的女人为什么这样不懂人情世故那,这楼梯那么陡都上来了看她,就冲着这份诚意也不应拒人于千里之外。

“冯美玉,你看你还是让我们进去吧!

大老远来的,不怎么能就这样叫我们回去那。

难道你家里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萧以晴现在都养成了职业习惯,只要觉得谁比较可疑,问起话来也像是审犯人似的。

“你怎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男人刚刚的死人,我就领个男人回家里住?

你们说话要要留点嘴得好不好,我可是一个正经的女人!

只是我家里很乱,所以才不请你们进我家的。

这是我家我想让你们进就让你们进,不想让你们进就不让你们进!”冯美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现在真的是世风日下呀,最可恨就是寡妇就既要立贞节牌坊,背地里又要偷男人!

江大哥,咱们还是走吧,不要影响小寡妇逍遥快乐了。”

萧以晴故意用激将法刺激冯美玉,这一招她要是在不开门,估计就算嘴皮子磨破了她也是不会开的。

“你们胡说什么那,不要在这里诋毁我的名誉,现在我就打开门让你们看!

你们这哪是来慰问的,我看你们是来存心气我的!”冯美玉这回还真的是把门给打开了。

萧以晴和江一帆终于是如愿以偿的走了进去,一进到了冯美玉的家里,还真的是给人一种惊吓的感觉!

这样一个阁楼的房子是三角形的棚顶,只有中间的位子是高一点的,两侧边缘就连半米高都没有,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主要的是整个房间的墙壁太震撼了!

一般人家的前面都是白色的或彩色的素雅颜色予以装饰的,可是冯美玉家的整间房间的墙面上都画满了图画,这些图画不是什么鲜花绿树,优美风景,也不是些花鸟鱼虫,而画的都是一幅幅纠缠在一起的……

总的是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看着这些墙上的画面,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萧以晴和江一帆,真的是十分的尴尬,那些个香艳的画面就算是不想看都会自己的映入到视线中,引发无穷无尽的联想……

“冯美玉你们家搞得也太夸张了吧!

怪不得不想让我们进屋。

这样的画,画在了墙上,你们家肯定是不能愿意让客人来的!

不过你天天看着这些画能受的了吗?

这样的环境里,你真的能习惯吗?

要是我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我想我可能会疯掉的。”

萧以晴一边说,一边看着墙上的一副真人比例画惟妙惟肖画,画上画的是一个不着寸缕女人在一个不着寸缕男人的身上……

这真的是太不堪入目的画面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觉得用这样的画来装饰墙面很好呀,我看了以后都感觉很兴奋!

墙上画上这些画,有助于激发夫妻的……还有学习引导的作用那。

记得我第一次,被丁博全带到他这个画满了整个墙面这种画的房子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这样不穿衣服的男女这是在做什么?

为什么贴的这样近,为什么要不穿衣服?

为什么要做这样古怪的动作?

为什么不穿衣服的男人身体前边会画出一条棒子?

哈哈哈……

想想当时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真的是幼稚的不能在幼稚了!

可惜丁博全把我教的什么都懂了,他却死了,呜呜呜……”冯美玉说着说着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萧以晴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冯美玉,这个女人梳了一个丸子头,穿了一个白色的休闲短袖衫和短牛仔裤,看上去年纪就很小,就像是一个高中生的样子。

这样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女人就失去了丈夫,应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是现在看着她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了,说起话来这样的轻浮不顾及脸面。

“这房间的画都是谁画的呀?

不会是你自己画的吧?”萧以晴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画问道。

“你觉得我会画画这种画吗?

不是我画的,这怎么可能是我画的,我就会画鸡蛋,哈哈哈哈……”

冯美玉把萧以晴和江一帆放进屋子以后就没有了之前的谨慎和羞涩,完全是放荡不拘的做派。

“你是你老公丁博全画的了?”萧以晴又继续问道。

“我老公都死了,你怎么还提他,我看你们不是我慰问我的,是存心来刺激我的!

他在公司具体做什么工作的我还真的是不知道,她不让我问他公司的事情,反正这画就一直在墙上!

你们好好的看看这是用什么颜料画上去的,我住在这好几年了,这画一点都没有褪色,你们说不是不是很神奇?”冯美玉故意的让她们看那些画,之前她不让她们进来就是不想让她们看见这些画,现在她们既然进来了就让她们看给够!

江一帆一进到冯美玉的家里,看到了冯美玉的家里的那些见不得人的画,真的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员工?什么员工家属呀?什么样的家庭?就现在这种情况萧以晴会怎么看自己?不会以为这些是都是自己事先安排好的吧?

真的是太尴尬了,这画面能欣赏吗……完了追求萧以晴这件事情看来是泡汤了,本来还想当着萧以晴的面给冯美玉一万块钱,显示一下自己是一个非常关心员工家属的老板,现在决定不给我!

“萧以晴我们不要待在这里了,这里都是一些什么乌起码黑的东西呀!

都是我的错,早知道我这个员工家还是这样的不堪入目,我说什么也不会带你来的。

看这个冯美玉也挺能自娱自乐的,我担心她会想不开完全是多虑了!”江一帆拉着萧以晴的手就要往出走。

冯美玉坐在软软的沙发了,头靠着散发的靠背,眼睛欣赏着墙上的画,就像看那些不着寸缕的男女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

“就知道什么慰问的都是摆样子的,全是虚情假意的,这来到家里都不坐一坐就走,哪有一点是出于真心的!

也不知道来看我是不是专门做给谁看的!”冯美玉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投向了萧以晴,意思很是明确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你要这样说我真的是冤枉死了,那行我们现在就不走了,坐下来和你聊天再和你一起吃饭,看你还说什么!”江一帆真的是被这个冯美玉给打败了,难缠这个女人真的是太难缠了!

“这还差不多,我带我们看看你家的卧室吧!给我进来吧。”冯美玉似乎也是觉得客厅的那些画有些影响气氛。

“好,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萧以晴真的还是对这样的一个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会不会是她做的什么特殊行业,导致她现在这样的言行举止!

“别提了,我做的职业也说不出口,还是不要说了!”冯美玉是懒洋洋的从沙发上起来,朝着一扇门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

你做的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工作呀?

不会是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了吧?”

萧以晴警惕的问着,真的是没有办法猜出,冯美玉说这样的话究竟隐含着什么意思。

“我是做歌女的,是不是听了这个词就觉得像民国时候的那种什么百乐门的歌女,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

哈哈哈……

你们看看我有没有做歌女的资本?啊啊啊啊……

看看我的嗓子是不是很好?特别的透亮?就是没人发现我,不然我就不是歌女而是歌星了。”

冯美玉看着江一帆和萧以晴惊诧不已的表情又接着解释道:“其实我的工作就是视频聊天网站做歌女,我的工作就是浓妆艳抹的在视屏上扮可爱献媚唱歌赚钱的!

用尽妩媚哄着他们点我唱歌,给我涮网站的礼物,点的人越多我就能得到网站的提成钱!

这个工作白天都没什么人点歌,都是晚上才有人点,只不过就是混点零花钱,排解一下空虚寂寞,反正所有的事情也都是只限于网络上……

我在的那个网站可是合法的网站!

不会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不信你们去查呀!”

“你老公能让你做这样天天叫别的男人哥哥的工作吗?

这样的钱还真的不是谁都能赚的,全要看个人的吸引力了。

他都不会介意吗?”

萧以晴故意的夸赞了冯美玉两句,希望她能得意忘形说出点不应该说的话。

“我老公他当然不知道了!

你想想哪个老公会喜欢老婆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的,眉来眼去的!

我都是背着他在干,反正他一天也没有几个小时是待在家里的。

现在他死了我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走进了冯美玉的卧室到是一反常态的素雅,墙壁是那个淡紫色的,窗帘是小碎花……

房间里和客厅显然是形成了明显的对比,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就一个立柜,一个张床,一个梳妆台,萧以晴先绕到了梳妆台看看了,上边摆着一堆的化妆品,看上去没有什么离谱的地方。

“你们随便坐,我知道你们在客厅里带着会觉得别扭,你们喝什么?

我家有茶和汽水。”冯美玉询问道。

“不用麻烦了,我不渴!”萧以晴可不想喝冯美玉家的东西,虽然是爬楼梯爬的口干舌燥的了,但是还是要小心一点。

虽然江一帆和冯美玉表面上看着是很不和,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两个人事先串通好演戏的。

“那给我来的点白水就可以了,我还真的是口渴了!”江一帆到是一点也没有客气。

“喝白水怎么可以那,还是给你泡点茶吧,我这里有铁观音,你稍等片刻。”冯美玉是嘴角微扬朝着江一帆来了一个媚笑,就去倒茶了。

看的江一帆真的浑身发冷,虽然这个冯美玉长得也听好看的,但是女人一轻浮起来在他的眼里就是一钱不值毫无好感了……

“哎呀……”厨房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惨叫。

“冯美玉你怎么了?”江一帆随口的问了一句,并没有赶到厨房去看,不知道冯美玉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的手被开水烫到了,麻烦你们在我化妆台的抽屉里边找一找烫伤药膏,我记得是放在那里的。”冯美玉在厨房里喊道,听上去是挺痛苦的。

萧以晴按着的冯美玉说的拉开了那个化妆台上的大抽屉,里边没有很多东西,就是有两个装礼物的那种带花纹的纸盒子。

也知道烫伤药膏在哪里,萧以晴就随便的翻了起来,可是没有想到这盒子里边竟然是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小棒子!

这不是那种女人用的……什么棒,而且还是那种超大号的!

这个是冯美玉自己用的吗?

这要是她自己用的,是不是冯美玉和丁博全之间是有问题的呀?

是不是丁博全满足不了她的需要?

不然她为什么会有一只用这种什么棒的?

萧以晴拿起了那个什么棒,原本只是在购物网站上看过这种东东,现在真的拿在手里,感觉这个玩意真的挺猥琐的,正想把这个什么棒的放到一边,却突然间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

丁博全是‘天天爱成人用品开发公司’的员工,他们公司就是做这种东西的,这会不会是公司给员工发的福利呀?

也许根本就不是冯美玉自己用的!

萧以晴看这种什么棒还是电动的,不知道是不是经常使用的,要是经常使用的肯定里边是放着电池的,还是把这个什么的棒的打开试试,反正也没有见识过。

这个什么棒的开关就跟手电筒的开关似的,就是那种推上来推下去的那种,萧以晴试着推了推,这个什么棒的就像疯狂的小兽一样又是晃动,又是伸缩的乱窜了起来!

本来想要关掉了那个什么棒的萧以晴,慌乱之中竟然是关错了方向,那个什么棒变得更加的强劲了,竟然是震的拿着那个什么棒的手都有些麻了!

这样的东西在那个私密的地方这样的运动,冯美玉也能受得了?

萧以晴一边是叹为观止的想着,一边双手并用的才关掉了这个动力十足的那个什么棒。

又在抽屉里翻了一会,还是没有找到烫伤的药膏,真的是有些怀疑冯美玉的居心了,这个抽屉里除了那个什么棒,就是她的内衣内裤,还是都是很性感的!

也许她说让找烫伤药膏就是个幌子,她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人看她抽屉里的这些东西……

自己是一个女人,她自然是不会想让自己看到这些东西,难道她是想让江一帆替她拿烫伤药膏?想要让他看见他抽屉里的这些东西?

这个冯美玉真的不是什么好女人,老公死了没几天就惦记着勾引老板!

不过这是事情现在可是好玩了,那既然她要江一帆看见就成全她好了,萧以晴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说道:“江大哥还是你来找吧,我去看看冯美玉烫的到哪里了!”

江一帆看着萧以晴在抽屉里找了有几分钟了,要找也应该找到了,却突然间要自己去找,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只是“哦!”了一声。

萧以晴朝着厨房走去,想象着江一帆看见了抽屉里的那些东西是个什么表情,没准他还真的能和这个小寡妇冯美玉擦出什么火花那,哈哈哈……

看着厨房里冯美玉用手嘴朝着手指头吹风,手指头是有一些发红,看样是真的烫到了,不过应该不是很严重!

萧以晴真的是有点不敢往下想了,这个冯美玉要真的是不小心烫伤的到还好,要是她故意烫伤的话那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冯美玉你的手烫的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

我知道那个能治疗你烫伤的不是什么烫伤药膏,哈哈哈……

不过你抽屉里的东西真的是些……”萧以晴旁敲侧击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家里有一只那个什么棒不犯法吧?

我一个寡妇,没有个男人的,有了它慢慢长夜就不在寂寞了。

哎……

美中不足,这个玩意就是挺费电的!”

冯美玉就是这样说的安然自若的,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说着。

“其实你的心意我明白了,我出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会帮你的!”萧以晴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冯美玉突然间脸上就有点凝重了起来,想要狡辩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什么好。

“好了我话已经说到了,你还是抓住机会呀!

冯美玉你家的洗手间在哪里,我想借用一下你家的洗手间。”萧以晴故意大声的说着后半句,好让房间里边的江一帆也能听到。

“哦,就在右边第二个门!要不我带你去!”冯美玉的心情是异常的好,带着萧以晴就往洗手间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萧以晴要回避给她制造机会才这样兴奋……

冯美玉家虽然是住的阁楼屋,但面积还真的是不小,这样的阁楼屋全部的面积能有个八十平米的样子。

洗手间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能有三十多平米!

简直就是占用了整个房间面积的三分之一,洗手间里安了一个圆形超大的冲浪浴缸,占据了整个洗手间一半的面积,外边还修了一个贴满了韩国流行的时尚马赛克的浴缸台子,把整个浴缸嵌在了里边。

这都是有钱人才弄的玩意,看上了里边躺下两个人,腿都不用打弯!这一套下来没有个五万块是下不来。

萧以晴根本就没有想要去什么洗手间,就是想着个她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哎就这样待在洗手间里真的是好无聊!

虽然冯美玉把洗手间打理的很干净,里边的空气还是挺清晰的,总不能在冯美玉家泡个澡在出去吧……

萧以晴走到了洗漱台的边上,洗了一把手,想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产生火花最快需要多长的时间,只要她们两个看对了眼今天也算没有白跟着江一帆来!

估计就凭冯美玉的本事有个十分钟就能搞定江一帆的,要是江一帆真的没有被冯美玉的手段给虏获那可真的是奇怪了。

萧以晴的目光盯着镜子看,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镜子后面像有一个柜子似的!

萧以晴怎么看这面镜子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去来具体哪里不对劲。

看来开去就是觉得这面洗漱台上的镜子背后是个柜子!

反正现在也不能马上出去,萧以晴就用手拖着镜子的底边,轻轻的往上面揭起来看,随着镜子轻轻的抬了上去。

里边真的有一个柜子!

原本被镜子挡住的墙面上竟然真的是有一个隐蔽的暗柜!

这个暗柜并不是很大,就是一个普通鞋盒子大小的一个空间,里边全部都是黑色的,往里边望去好像是空的,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放似的。

这样隐秘的暗柜里,不可能什么都不放的呀?

看着没有也不代表真的没有,萧以晴不甘心的伸手在暗柜里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样东西!

看来应该是一个纸制的东西,顺手拿起了那个摸索到的东西,是一个信封!

看着这信封真的是有些感慨,里边的暗柜是黑色的,这个信封也是黑色的,这是巧妙的利用了色彩掩盖这个信封的存在呀!

这样乍一看还真的是看不出来里边有一个信封。

费了不少的心思,藏得这样的隐蔽,肯定还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萧以晴准备马上的打开这个黑色的信封,但是这个黑色的信封口是密封着的!

现在要怎么办?

根本就没有资格拆开这个黑色的信封。

就这样放弃了,那是多么的可惜呀!

想到这里萧以晴不死心的查看着封口处,又试着用手抠了抠封口的边缘处,嘴角不由的上扬了起来,这个黑色信封是用双面胶封的口,而这黑色的信封是用防水的纸做的,上边是附上了一层塑料薄膜的!

这样一来想要不漏痕迹的启开信封的口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了,只要小心点应该是会神不知鬼不觉的。

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揭开了信封口,朝着里边看了看,好像里边就只有一张照片!

这究竟是个什么照片呀,藏的这样的隐秘,难道是什么不可见人的照片?

抽出了照片仔细的观看,萧以晴的手就僵在了那里,怎么会是这两个人的照片?

他们怎么会凑到一起的那?

这样的一张照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

冯美玉把萧以晴带到了洗手间后,就迫不急待、连跑带颠的赶到了江一帆的身边,用一种看着猎物的眼神看着他。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你不是说给我倒茶吗,茶在哪那?

你被这样看着我行吗?”

江一帆看着冯美玉就觉得恐怖那眼神简直就是要吃人呀,这个女人不但是说话邪恶,做事可能更邪恶!

“哈哈哈哈……

我不干什么呀!

你觉得我能干什么?

你说呀!

你快说呀?”

冯美玉嘴上问着,脚是不停的朝着江一帆的身边靠进,那样子很是咄咄逼人的。

“哈哈哈……

天挺热的,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江一帆朝着冯美玉的胳臂推了推,一个闪身躲到了一边,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不会是要强上自己吧?

这个也太过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那也不能这样!

江一帆心里暗自打算着,要是那个冯美玉在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一定不在顾忌她的面子了。

冯美玉到是一反常态的用手捂着头,摇摇晃晃,飘飘忽忽的说道:“我头晕,哎呀,天旋地转的!

可能是低血糖,我吃一块糖,就能好!”嘴上说的,冯美玉就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粉色的‘糖果’一样的东西扔到了嘴里。

冯美玉吃了那个粉色的‘糖果’一点都没有缓解的样子,而是更加的摇摆不定、踉踉跄跄了,就这样朝着江一帆的身上扑去,她像个八爪鱼一样牢牢的抱住了江一帆。

江一帆是一个站不稳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江一帆本来是想推开冯美玉的,但是她抱得真是太紧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推开,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哪来的那么大的劲。

这一推正和了冯美玉的心意,她就怕江一帆不推她,这样就不好玩,不刺激了。

冯美玉见计策已经是初步达成功了,就直接的朝着江一帆的嘴唇靠近,这是江一帆始料未及的,没有防备就这样的被冯美玉给亲上了。

她还用舌头撬开了江一帆的嘴,把那个一直含在嘴里的粉色‘糖果’塞到了江一帆的嘴里,做完了这一切还没有要移开他嘴唇的意思。

江一帆不知道冯美玉往自己的嘴里塞的是什么玩意,但是那个东西一吃到了嘴里,就渐渐的融化了。

冯美玉的嘴唇还是堵在江一帆的嘴上,想用手搬开她的嘴把那个‘糖果’吐出来,可是‘糖果’已经融化了!

江一帆觉得大脑突然间就一片空白了,好像变成了一个被抽空了思想的去壳,就那样子的呆呆的任冯美玉吻着……

洗手间里萧以晴看着信封里的照片,真的是一时间没有整明白这两个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张合影!

照片上是两个男人,穿的很暴露,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短裤,两个男人是一前一后的抱在了一起,前边的男人是应该就是丁博全,后边的男人竟然是蒲御泽!

这两个男人怎么会搞到一起去的?

貌似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轨迹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就算是认识也不能拍这样的照片吧!

照片的背景不是在沙滩或是游泳池,而是在一个房间里,照片的一侧甚至还照到了床的一个角落,他们怎么会在一个私密的房间里穿的这样的少,还照这样的一张照片?

看着蒲御泽双手搂着丁博全的胸膛,那是十分亲密的样子,他们之间不应该只是熟络那么简单,从眼神中到处都透着暧昧!

难道蒲御泽和丁博全是一对情侣?

难道蒲御泽他跟本就不喜欢女人?

要是这样的假设成立,也能解释冯美玉她为什么要用那个什么棒来解决生理需要了,嫁给一个喜欢男人的老公,那对女人来说真的是一件十分悲剧的事情!

可是蒲御泽前天在‘莱维斯商务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怎么样看,他都是一个喜欢的女人的正常男人呀……

难道她是男女通吃?

又或者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不是蒲御泽,而是那个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天呀,难道自己心里苦苦守候的那份纯纯的感情,是那种就算找到了都不能有发展的……难道自己喜欢的救命恩人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萧以晴想来想去,还是把这张照片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一定要带着这张照片去问问蒲御泽!

真的希望照片里的人就是蒲御泽,他要真的是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到还真的是一件好事,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在洗手间里耽误的时间真的是太长了,萧以晴觉得很奇怪,怎么那个冯美玉都没有来叫门?

要是以她的性格,知道洗手间里隐藏的秘密,是不可能给自己留这么长的时间待在洗手间里边,看来这张照片肯定是丁博全偷偷的藏的。

再不然就是江一帆安排的,一切都是他故意这样做的,就是想让自己以为蒲御泽他是喜欢男人的……

这事情真的是都太多蹊跷的地方了,到底是哪一种情况呀?

萧以晴也不愿意纠结了,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在不出去江一帆就改怀疑自己的去洗手间是另有目的的了,这一天可真的是郁闷死了,没想到来这个冯美玉家会看见这样的一张照片!

等出去就和冯美玉说有事赶紧走了得了,这一天干的都是些什么无聊的事情呀,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真的是没法待下去了。

走出了洗手间,想着冯美玉和江一帆这个时候可能都聊的火热了,可是却听见有隐约的喘息声!

迟疑的走到了冯美玉的房间门口,就听见了越来越大的喘息声,从冯美玉的房间传出来了,“啊……恩……啊……”这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那种……声音!

该不会这样离谱吧?

给她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就是想让她们熟识一下而已。

怎么就这么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冯美玉和江一帆就搞到了一起去了?

难道都不顾及一下还有自己在这个房间里吗?

江一帆还是一个公司的总裁那,怎么就这样经不起诱惑那,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怕他一个人去冯美玉家多有不便!

现在看来是自己和他一起来才影响到她们多有不便。

这两个人都开放到了这种程度了?

萧以晴听着这种声音,脚步是不自觉地的停在了原地,此时的她真的没有勇气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要真的真的看见了她们两个人在一起苟合的场面,这样以后可真的不能在见面了。

就在萧以晴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要抛去所有的顾忌推门进去的看看,又听见里边有男人的闷哼,“嗯好……哦啊……”

“噢恩……对……就是那里……快……快……”冯美玉是有些忘我陶醉的叫着,声音越发的毫无顾忌了起来……

突然间萧以晴就觉得很愤怒,她们这样猴急的不会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吧!

不然她们要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令约个时间就不行吗?

就那么迫切的等不下去了吗?

岂有此理,这是在演成人电影吗?

精彩评论:

在现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美玉,萧以晴)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现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喵须糖糖)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