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锦衣挽唐》苏向挽唐陆凉小说 强强 锦衣挽唐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4 17:10:04

《锦衣挽唐》苏向挽唐陆凉小说 强强 锦衣挽唐全文阅读 连载中

《锦衣挽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王拾肆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明夷,邢卿

完结小说《锦衣挽唐》是王拾肆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文,故事中的主人公是明夷,邢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极力点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夷对邢卿这一手也是出乎意外,赞叹道:“邢卿你若是来拾靥坊教习梳妆术,那可真是所向披靡。”邢卿不无得意:“你若开得起价,也未尝不可。”“那你等着,到时不要找借口推拒我。”明夷玩笑间还是带着三分认真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夷对邢卿这一手也是出乎意外,赞叹道:“邢卿你若是来拾靥坊教习梳妆术,那可真是所向披靡。”

邢卿不无得意:“你若开得起价,也未尝不可。”

“那你等着,到时不要找借口推拒我。”明夷玩笑间还是带着三分认真的,以邢卿对面部结构的认识和阴影高光的应用能力,真是天生的彩妆大师。

成言捧着铜鉴乐得不行:“邢卿你哪儿学的易容术,教教我,太有意思了,我若学会了就不必每次都等天黑溜进城了。”

邢卿面不改色:“什么易容术,不过是跟花魁娘子们呆久了会胡画两笔,玩闹而已。你若学会还得了,更没得约束,胡作非为了。”

成言是什么都信,又转了个圈,佝偻着身子:“我还得这样才更像吧,哈哈哈。”

明夷无奈笑着:“对啊,一会儿出了城随你,城内你得悠着点。”

“行,走吧!”成言捋着胡须得意不止。

明夷拉住他:“你还是从侧窗到后巷,而后到门口等我。你长这样在行露院里太扎眼。”

殷妈妈没多问,让小厮牵了匹栗色高头大马在院门口等着明夷。

“你会骑马?”临走,殷妈妈随口问道。

明夷心又一凛,想起连山对自己不会骑马这事儿并未觉得诧异,才放心回答:“刚学的,门口有朋友等我,会一路照顾,放心。”

殷妈妈忙着手头账务,便应了声让她走了。

明夷心有余悸,只要是明娘子先前认识的人,她总是怕对方看出点什么。心累,不如成言或石若山,一开始认识的便是她这个明夷,干干脆脆。

明夷坐在成言身前,整个人被笼罩在他的气息里。原本在高大俊美的少年怀中骑马是多令人心醉的事,明夷此刻却只觉得想笑,成言的假胡须在她颈项来回挠动,痒痒的。

成言为了演得逼真,勒住马走得很慢,还不住发出干咳声。

“怎么?你受凉了?”明夷问道。

成言嘿嘿笑道:“演戏演全套。”

明夷只想翻白眼。街边偶尔有人投来讶异的目光,大约是认出了她是拾靥坊的明娘子。她赶紧低下头,让头发垂下来遮住脸颊。

虽然闲言碎语她是听多了,什么伍谦平刘恩朝马成凌,绯闻漫天。但至少对方都是相貌不差还有些身份、年龄相当。今天这位,鬓发斑白相貌丑陋还跟得了痨病一样咳嗽不停,传出去,她这名声毁得不是一星半点,恐怕会被当成年岁大了饥不择食。

传到伍谦平耳里就完了,恐怕他说的“娶回家”的可能是彻底没了。

明夷心情顿时更加晦暗,自己在现代时是个多么骄傲的女人,真爱至上,鄙视一切充斥利益与权衡的婚姻和恋爱。如今,心动未有,倒是存着倚赖伍谦平的官位势力以作最后保障的念头。

怎么就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呢?

该怪自己在现代时站着说话不腰疼吧,靠着有些半大不大的事业,说低不低的薪资,做一个眼高于顶的女权者。其实在邱志面前,却始终做着毫不在意自己人格的角色。

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似乎更可耻些。

阴郁的情绪在顺利出城后,渐渐被驱散了。

眼前的景色丛鳞次栉比的屋舍店铺变成了青山绿水广阔田野。成言将胡子扯下塞进了怀里,叮嘱了声:“抓紧鞍桥。”

明夷慌乱了一阵,才明白是说马鞍前头翘起的部分,便紧紧抓住。

成言两腿一夹,轻扬马鞭,栗色骏马四蹄放开,踏云追风。

马蹄下碾碎的青草野花,散发出脆生生清亮亮的气息,带着点儿草腥、泥土气味和粗糙的花香,怎样都是鲜活。

成言也兴致高了起来,哼起关中的小调,透着生来的敞亮与荒凉。

明夷想多奔驰会儿,不为身后宽广的胸怀,只为这天高风凉,云卷云舒。

一曲未完,眼前已是农家院。

背后是山,前头是田,围着小院儿的三间草房,像是在这黄土地上撒了点种子就自个儿长出来的一般,浑然天成。

院里有鸡鸭,院外绕黄花。

这副田园景致让明夷心旷神怡,脑中只有一句: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院子前的野田毫不规整,几排犁整齐了,有些已经出了苗,更有一大片还是荒地。看着像是开垦没多久的样子。

成言下马,将她搀扶下来。地面上有些不规整的石块,明夷受伤的脚跟恰踩上一颗,疼得呲牙,忍住不出声。

成言指着那片地:“你看,这些田里的活儿都是我的。师父说多做些农活能修身养性,每天逼着我犁地,牛也不给一头,是要活生生累垮我啊。”

明夷看他着实有趣:“看来你真是很怕你师父了,这么大声抱怨,不怕他听到吗?”

成言嘿嘿一笑:“他的马不在,定然是不在家,我们进屋等会儿吧。”

明夷随他往院子里走:“你说你是半月多前才被你师父逮到,那这里原先也是这副模样吗?”

成言一脸骄傲:“原本这儿只有两件草屋,也没围院子,他一人栖身用的。他心血来潮抓我来做农活,又收留了胤娘,才有了这第三间。胤娘见我耕田,觉得有趣,也要了些小鸡小鸭来养,害我还得修篱笆当院子。”

明夷看着农舍充满人情和烟火气,自语道:“那位胤娘看来是想把这里当家一样照管了,未必愿意去拾靥坊。”

话音未落,成言朝着她身后招呼道:“胤娘又去洗衣服了?我带了客人来,你快去煮些热水来喝。”

又对她说道:“明娘子,这位就是我说的胤娘,大名余安胤,有些拗口,还是叫胤娘吧。”

明夷专注在脚底的疼痛上,转身慢了些,回头一望,大惊失色。

这位胤娘,身着灰蓝色的朴素棉布衣衫,掩不住秀美姿容,个子小巧,腰身盈盈一握。尖尖的下巴,水灵灵杏仁眼,薄薄的嘴唇半张半抿,似被陌生人惊吓到,真是,我见犹怜。

她的容颜虽秀丽,毕竟也比不过花魁们的娇艳夺目,令明夷大惊失色的,是她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乔茵本人!

精彩评论:

说实话,王拾肆这本带点古代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明夷,邢卿)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王拾肆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王拾肆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锦衣挽唐》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