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穿越崩坏之变身律者 忠犬攻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作者是宁化晨曦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13 17:10:59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穿越崩坏之变身律者 忠犬攻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作者是宁化晨曦的小说 连载中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宁化晨曦 分类:二次元主角:白龙,西莉卡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作者:宁化晨曦,二次元类型小说,主线角色:白龙,西莉卡,本网络故事书中主要讲述:又来了,那个噩梦。已经不是一次了,风尘最近总是头疼,每一次长时间闭眼就会想到那个噩梦。风尘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合过眼了。还好这是在SAO,睡眠不足产生的异常状态只需要用解除异常状态的道具就能够解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来了,那个噩梦。

已经不是一次了,风尘最近总是头疼,每一次长时间闭眼就会想到那个噩梦。

风尘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合过眼了。

还好这是在SAO,睡眠不足产生的异常状态只需要用解除异常状态的道具就能够解决。

只是风尘的身体,已经很累了。现在哪怕是走一步,全身都会痛。

说到底还是以前身体不好落下的毛病,加上别人是动的脑子,就只有风尘自己是真的在动身体,这样怎么会不累呢?

在50层BOSS的正式攻略前几天,风尘还是选择了请假。

“我会在BOSS攻略开始前赶回来的,请各位不要担心。”

留下这样的话之后,一声不吭地跑到了下面的层次随便买了套房子。

反正他又不缺珂尔。

“嗯...”

稍微闭了一会眼睛之后,风尘的头又开始痛了。

“到底是什么...这个梦到底是什么?!”

为了让自己的心情能够有所好转,击杀怪物也是其中的重要环节之一。

在这之后,第10层迷宫区突然就清空了所有的怪物。

许多玩家都认为是系统BUG了,但怨就怨在SAO早就已经没有能够反映问题的客服了。

如果这件事情让前线的玩家知道了,肯定会知道原因吧。

“看来我们的【白龙使】身体似乎有点不好呢,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换做别人或许风尘还会感激一下对方能够关心自己,但是眼前这个人不同。

“不要来烦我,赤眼。”

对方手里的刺剑微微颤抖,仿佛想到了上次风尘让使魔爆发的攻击有多么恐怖。

“看来的确是我说的那样呢,【白龙使】的状态出了些问题。”

但风尘的行为甚至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猜错了,自己几次攻击都被接下。

“我该说不愧是攻略组的顶尖玩家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嘲讽,反正风尘是不想理他。

“叮!”

武器的碰撞声,在第十层迷宫区的某一处不断地重复着。

“gkd,沙萨。”

对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风尘死了以后,攻略组的玩家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吧?

一定,会疯掉的吧。

到那时,就可以带着红名玩家大肆厮杀,让这个游戏变成真正的死亡游戏了。

能够这么称呼他,而且让对方毫无怨言的,在这游戏里恐怕只有一个人吧。

“【POH】?”

那是红名公会【微笑棺木】的会长,至今攻略组都没能够扫除的障碍之一。

“能被风尘会长记住,可真是我的荣耀呢。”

始终都没有现身的POH,哪怕这次也是躲在黑暗中。

“The Wrol...”

“叮!”

抓准了风尘使用【时空断裂】的那一瞬间机会,赤眼的刺剑再次攻击,让风尘变得被动了起来。

“很抱歉【白龙使】,在我们会长和你谈完话之前,我是不会发动任何主动攻击的,因为这得用来打断你使用那个奇怪的技能。”

对方面具下的笑容,风尘仿佛看得到一样。

看来风尘的技能早就被红名公会的玩家们给熟知了,为了阻止他发动这个技能,赤眼和POH他们应该没少做练习才对。

(有点棘手了啊...)

对方竟然为了对付他而专门做了准备,这让风尘倒是有一些吃惊。

“不知道POH会长,找我有什么事呢?我记得,我可没有击杀过贵公会任何一名玩家哦。”

是没有击杀,风尘是不会以暴制暴以杀止杀的人。所以,那些犯罪玩家全都被他送到了大牢里。

对红名公会【微笑棺木】而言,风尘绝对是肉中刺眼中钉一样的存在。

“倒是没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只是希望风尘会长能够不要再妨碍我们了。毕竟,游戏是为了【玩】和【快乐】而存在的。攻略组进行攻略是【玩】,同时也享受着每攻略完一层就会得到的【快乐】。我们也是这样,在野外击杀玩家是为了【玩】,同时也给了我们【快乐】。”

“妨碍别人的快乐,可是很失礼的行为哦?”

树丛中,披着黑色雨衣,只看得见下半张脸的男性走了出来。

(妨碍快乐?)

开什么玩笑!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不把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当命的人。”

“所以想让我默许你们的犯罪行为,简直是痴人说梦!”

赤眼手中的刺剑,刺入了风尘的肩膀。

以精准和力量出名的刺剑使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对方的攻击几乎是无法闪避的。

“那就很抱歉了,我只能在这里将【白龙使】除掉。”

那么,只要能接住一招,让他先行陷入硬直中就好了吧?

POH和赤眼都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发起了攻击。

名为【切友菜刀】的【魔剑】等级武器,是游戏类的最高级武器。风尘手里的【黑轩辕剑】被系统判定为【玩家所打造的武器】,但是难以触碰到【魔剑】的等级。

恐怕【切友菜刀】这把武器早就因为POH本人是PVP玩家的缘故,出现了一些PVP玩家才拥有的属性。

比如对玩家伤害提高之类的,PVE玩家也有类似的对怪物加伤属性。

重点是这里有两名最具代表性的犯罪玩家,风尘一个人恐怕是应付不来。

放在以前肯定是让贝拉出来了,只是...

(果然我还是不敢吗?这就是害怕吧。)

“等的就是这一下!”

风尘的右手抓住了肩膀上的刺剑,让赤眼在之后的过程时间里难以拉开距离。

左手出现了白色的效果光,已经熟知风尘大部分资料的赤眼和POH知道,这是被风尘称为【死劲•断海】的体术中最后一式。

拳头就这么砸在了赤眼的脸上,同时也令风尘陷入了硬直中。

“风尘会长可不要忘了我也在啊。”

就如同名字一样,在POH手中的【魔剑】等级武器的确是一把菜刀。锋利的程度,足以让风尘感到震撼与心悸。

这个巨大的威胁,风尘怎么可能会忘?

“就是为了等你也来啊。”

【时空断裂】,就是为了现在而留着的。

在对方的菜刀距离自己不到5厘米的情况下,时间的流动变慢了。

“木大木大木大!”

SAO可没有规定过,必须得按顺序来使用剑技哦?

倒着使用剑技,只不过是让你从右手吃饭变成了左手吃饭而已。

属于反击类型的攻击,并不会让风尘变成橙名或是红名玩家,他一直都在等着他们出售。

“既然这样,那我也可以动手了。”

硬直要怎么短暂地免疫?只需要使用不同的武器,短时间内发动不同的剑技就足矣。

漆黑的剑刃劈在POH的雨衣中间,【时空斩】的攻击并不是毫无作用,至少能够让身边的这两个敌人多停一会。

“嗬啊啊啊啊——!”

单手剑技【水平四方斩】,四道剑光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由内而外散发。

但终究也只是PVE玩家,风尘确实没有PVP玩家那样的操作与装备优势。赤眼刺剑的一击让他险些变为黄色HP,而自己攻击了他们这么多次,才刚刚掉出绿色HP的边缘而已。

这个差距,太大了。

“嘿嘿嘿嘿嘿...”

低沉的笑声让风尘感觉有些毛骨悚然,接着他发现...

(不能动了?!)

就在自己HP槽的右下方,一个闪电的标志闪烁着。

名为【麻痹】的异常状态。

“就在我的刺剑上,被抹上了【麻痹毒】的效果。风尘会长对我们的了解还不够多啊,为了能稳定地击杀对方,负面状态是不能少的。以风尘会长的实力,我的一击肯定是无法击杀,所以这一下是专门为风尘会长准备。”

切友菜刀砍在风尘的肩膀上,同时风尘也陷入了【流血】的状态。

为了对付风尘,这两个犯罪玩家中的代表性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准备。

(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不过这两名玩家在这一瞬间忘记了,风尘为什么会被称为【白龙使】。

“吼——!”

巨大的龙形生物,口中吐出了紫色的龙息。

【雷】属性的龙息,附带的是【麻痹】的效果。

“麻...麻痹?!”

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雷之魔龙】以及其他的形态贝拉都不常用,难以收集到情报也是很正常的。两位玩家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大意了。

“嗖——!”

泛绿的小刀,突然插在风尘的胸膛、侧腹以及小腿。

一眼就看得出来,刀上有毒。

“王!”

和两个犯罪玩家比起来,风尘更加重要。

“做得好,布莱克!快,把我们给带走!”

这是风尘最后听到的几句话,没过几秒后便失去了意识。

“你的毒能杀掉他吗?”

这是POH最关心的问题,只要能够杀掉风尘,那么他们眼前的障碍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黑衣剑士】桐人、【闪光】亚丝娜、以及那个没有解释自己独特技能如何获得的【神圣剑】希兹克利夫。

对了,【蓝龙使】也是一个麻烦呢。

“我不知道,我刀上的毒有四级了。他或许还有什么特殊的解毒手段,暂时不能掉以轻心。”

在风尘的头上,三重勾玉的纹印开始逐渐脱离。

风尘知道自己的HP即将见底,打算将【八重樱】的圣痕包括樱色轮回整个都脱离出去。

“至少...让她们离开。”

到现在还没有死,SAO的系统也是有一定的功劳。

“马上我就把你们给传送到【樱色轮回】里。”

系统打断了风尘的圣痕脱离,打算将圣痕内的崩坏能利用特殊的手段转换为生命力。

与先前一样的女性身体,不过崩坏这次穿的是日常服,并不是之前那样的服饰。

樱色轮回内,八重神社。

“他身上的伤应该还需要躺几天,就先交给你们两个了。”

在那边的世界,可不能没有她。这一点对两个少女来说是很清楚的,只能守在风尘的旁边。

风尘身上几乎是缠满了绷带,血渍甚至溢出了一些。

“小狐狸,你先去休息吧。接下来的,让我自己来就行了。”

绯狱丸又不是傻子,当个电灯泡可不是她的乐趣。

月色本该是美好的,却多渲染了一分凄凉。

门外的贝拉靠门坐着。

“贝拉。”

声音从里面传来,风尘的声音显得很疲惫。

“王,你醒了吗?!”

贝拉本想冲进去,但考虑到会打扰风尘后慢慢走了进去。

房间里,风尘已经坐了起来,看着贝拉。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指的是迷宫区那次吧?

也就是因为那次,风尘和贝拉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要缓解这个尴尬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风尘主动去提问,然后贝拉毫不保留地回答。

“因为王那个时候看着很痛苦。”

或许有些牵强,可这的的确确是贝拉当时的第一想法,并没有考虑什么。别忘了,贝拉是崩坏兽,不懂人类的感情,只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意识想让她这么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风尘居然开始害怕寂寞了。

“其实我以前就有一个关于贝拉的心愿了,虽然有点过分但还是请贝拉不要生气哦?就当是个玩笑好了。”

“什么?”

(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吗...该说是迟钝吗?)

“当我的女仆吧。”

对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要求,其实很过分吧?让贝拉当女仆,风尘想过但是不敢说而已。正好,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

只是那个紫头发的女王知道了会怎么样呢...风尘不想管了,如果真的死那就死吧。

“嗯,可以哦。”

跪坐在风尘旁边的贝拉,俏脸突然红了一下。

为什么会脸红,就连贝拉自己也不知道。

“你...你说什么?”

早就已经脑补了对方十万字的拒绝措辞,风尘却怎么都想不到贝拉会反套路,居然还答应了。

“如果王不嫌弃贝拉是崩坏兽,而且还什么都不会做,那贝拉愿意做王一辈子的女仆。”

光是这句话,风尘就已经不知道怎么接了。

西莉卡的直球是被西莉卡自己给打偏了,但贝拉直接把自己的球给打了回来。

良久,方才开口。

“月色真美,对吧?”

这一句话的含义早就明确了来着,只是风尘和贝拉都不敢说。

“嗯。”

果然啊,月色真美。

精彩评论:

当年宁化晨曦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宁化晨曦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是宁化晨曦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白龙,西莉卡)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我的系统是崩坏意志》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