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荡平乾坤》荡平乾坤1003荡平乾坤 Mary 荡平乾坤总攻

更新时间:2020-06-23 20:02:59

《荡平乾坤》荡平乾坤1003荡平乾坤 Mary 荡平乾坤总攻 连载中

《荡平乾坤》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人间烟火客 分类:历史主角:刘雪颜,克敌

今日给粉丝们呈上人间烟火客新出的历史新篇《荡平乾坤》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刘雪颜,克敌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刘兆回了无极殿,立刻命人请华远扬入宫。华远扬下朝后在官署还未离开,得召便立刻赶了过来。“陛下万岁。不知陛下传召臣所为何事?”“太后最近时常有心悸之感,太史令说是京城血气太多,冲了龙气,要大赦天下以稳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兆回了无极殿,立刻命人请华远扬入宫。

华远扬下朝后在官署还未离开,得召便立刻赶了过来。

“陛下万岁。不知陛下传召臣所为何事?”

“太后最近时常有心悸之感,太史令说是京城血气太多,冲了龙气,要大赦天下以稳龙气,你怎么看?”

“回禀陛下,臣以为大赦天下乃仁义之举,况且之前铲除姜家时确实杀伐太重,很多士族人心惶惶,大赦天下还可以稳定民心,只不过有些特殊的犯人还是不能在赦免的范围内。”

姜氏一脉尽数伏殊,华远扬也没什么顾虑,况且龙气乃帝王之气,龙气受了影响,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解决。

“此事就交给丞相去办,除了那叛国的罪人不能赦免,其他就都放了吧。另外再免一年赋税。”刘兆生怕做的不够,不能尽快恢复龙气,又加上一条免税一年。

“喏。陛下,大赦天下总要有个说法,可最近宫内并无皇子皇女降生,且陛下与皇后太后诞辰尚早,不知要以何事为由?。”

“常阳公主不是刚同镇北大将军成亲嘛,就以公主出嫁为由,你回去起草诏书,明日便通告全国。”

“微臣遵旨。”

华远扬从皇宫回来,便开始起草大赦诏书,这诏书不仅要阐明大赦天下的原由,更要彰显当今天子仁义贤明,心系苍生,还要安抚士族以定民心,他在书房之内逐字逐句推敲了一天才将诏书写好。

第二日早朝,华远扬将拟稿呈了上去,刘兆过目后甚是满意,这一份诏书对他仁义之风大加赞诩,德比尧舜,功过禹汤,名震海内,威摄八荒。

诵读完诏书之后刘兆看向群臣:“众卿可有异议?”

朝臣哪里会有反对之声,皆是对刘兆歌功颂德。

“既然没有异议,那此事就定下了,即日起下发至各州府郡县,一月内朕要天下典狱全部无一犯人。”

不出半月,各州府郡县中全部张贴出告示,皇恩浩荡大赦天下。百姓奔走相告,不仅狱中亲友可以归家,免税一年让更多的人高兴不已。自圣旨内容通告全国后,就经常能看到一家老小冲着京城方向叩首的景象。

在京兆尹大牢最深处的牢房中,一个骨瘦如柴形容枯槁之人蜷缩在角落里。

“喂,那个病鬼,你可以走了。”狱卒打开牢门之时,铁链碰撞的锒铛之声把那个身影吓得哆嗦一下。

这人蜷缩在一起的身体抱的更紧了。

“还没被打够是不是?”狱卒抽出腰间别着的皮鞭挥舞了一下:“当今圣上仁义宽厚,大施仁政,赦免了你们这些贱民之罪,还不快滚。”说完一鞭子就抽了下来,在那枯瘦的身体上又留下一道血痕。

这个形如枯槁之人便是当日进京求官的范锡,在京兆尹的大牢里待了几个月,已折磨的不成样子。

在听到皇帝大赦天下的消息时,原本暗淡无光的双眼突然生出精光,像是在黑暗中发现了火种,如今在被抽这一鞭子也未感觉疼痛,用双手拖着身体一点点向外爬去。在他刚入狱受审时,狱卒腕去了他的两颗髌骨,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拖着破败的身体,在狱卒的喝骂声中,范锡一点点往外爬,刚被抽开的皮肉沁出血迹那又怎样,只要爬出这暗无天日的牢狱,便能有希望。

自刘兆颁布大赦天下的诏书之后,太后心悸的毛病渐渐好转,夜里也不再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刘雪颜近日也整日往宫里跑,甚至有些冷落了李克敌。

这日,刘雪颜从宫里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李克敌说道:“夫君,这几日我整日待在宫里,忽略你了。”

李克敌却对她说:“太后娘娘生你养你,如今她生病了,你该是要多陪陪她。”

“我看母后这两日已经大好,你也不能老在京城不回北疆,明日你就跟皇兄请辞,咱们启程去五原吧。”

李克敌算算日子,自己在京城也徘徊了两个多月,算上年前第一次回来,自己离开五原大本营有半年时间了。

“也好,明天上朝我就和陛下说。”

第二天早朝,李克敌向刘兆请辞:“陛下,卑职如今在京城已无事,准备这一二日就启程回五原。”

“可。正好让荀哲跟你一块上路,匈奴使者上次提出建互市,也已经回匈奴部署好了,荀哲负责督建,等榷场建好,安防便交由镇北军负责。”

“卑职领旨。”

第二日一早,李克敌便带着刘雪颜等人动身北上。

快行至安喜门时,刘雪颜掀开马车窗帘往外看,这是她自小生活的京城,马车辘辘,这一次离开,便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

刘雪颜感伤之际,忽然看到一个形容枯槁的乞丐蜷缩在路边,身上衣不遮体肮脏不堪,皇家贵女何曾见过如此人间疾苦。

刘雪颜叫停马车。

李克敌在马车旁问道:“怎么了?”

刘雪颜扒着车窗,指着乞丐说道:“夫君你看,那个人好生可怜,咱们予他些钱财吧。”

李克敌顺着刘雪颜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腌臢不堪的乞丐蜷缩在那。这样的人。李克敌在边关所见甚多,每逢战事,百姓便会流离失所,很多人会选择一路乞讨至关内避祸。刘雪颜生在皇室,所见自是一派锦绣,看见乞丐当然会心生怜悯。

“依你。”李克敌摸出几两碎银递给周冲,“拿去给他。”

刘雪颜见李克敌只拿了些碎银,跳下马车,仰头看着李克敌:“多给他一些吧。”

李克敌又掏出一个银锭递给刘雪颜。

刘雪颜接过银锭走到乞丐身前,将银锭放在他身前说道:“这些钱给你,你若是还有家乡亲人,便回家去吧。”

乞丐睁开眼睛一看,是二十两一锭的官银。乞丐并未因有人施舍而高兴,他坐起身子毕恭毕敬的行了文士之礼,“谢过夫人,还请夫人将这银锭收回。”

刘雪颜这才看到,乞丐的双腿不自然的扭曲着,像是断了一样。

“你都这样了,为何不收我给你的银两?”

“多谢夫人好意。夫人有所不知,在下今日若收了这银锭,恐不能再多活一日了。”

“你这乞丐好没道理!我家夫人好心施舍与你,被你一说倒像是要害了你。”喜鹊听了乞丐的话,生气的抢白了他一顿。

乞丐抬头看了刘雪颜一眼,说道:“夫人若真心善,就赏些散碎银子给在下吧。这银锭还请夫人收回。”

“你!”喜鹊一把拿回银锭,“真是莫名其妙。”

“算了喜鹊,他不收就算了。周冲,将碎银子给他。”

乞丐坚持不受银锭,刘雪颜便让周冲将散碎银子给他留下,然后满心不解的上了马车。

怪乞丐揖手目送这一行人至城门之外,这才收了碎银,拖着残废之身往城外爬去。

及至中午休息时,刘雪颜还是想不明白,便去问荀哲:“皇兄说荀大夫博学多识,智计超群,不知荀大夫可否为我解惑?”

荀哲问道:“公主可是为那乞丐之事困惑?”

“我方才予那乞丐钱财,他为何要碎银子不要银锭,仿若我有害他之意?”

“公主身份高贵,不曾见过世间冷酷。依微臣拙见,那人定不是凡俗之辈,见利不贪而知祸起,便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见识。此人深知人心之恶,想来是体会过百般疾苦。若他收收了公主的银锭,又无守财之能,今晚便是他之死期了。”荀哲顿了顿又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便是此中道理。”

刘雪颜听的是一知半解,未体会过人间疾苦,怎会了解世间炎凉,若再有下次,她想她还是会尽可能多的施舍与需要的人。

再说那乞丐,慢慢爬出了城,回身再看这繁华似锦的皇城,再也没有了来时的那份憧憬。曾经的意气风发,全让这短短数月地狱般的折磨打散了。

“我范锡他日若再踏入此城,定要血屠十里,一雪前耻。”

乞丐便是范锡。他蒙冤入狱,日日被严刑逼供,可范锡跟姜氏本无瓜葛,供无可供。

狱卒只当他是嘴硬,腕去他的两颗膑骨,每日施以鞭刑,足足一月也未得半点情报,这才逐渐不管他。

范锡就这样保住了性命,于他而言,活着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就这样苟活在京兆尹大牢最阴暗的角落里,每日吃些馊臭的剩菜剩饭,直到大赦天下,刘兆要天下牢狱再无一人时,狱卒才想起他,将他赶了出来。

范锡在官道上慢慢爬着,银两被他用破布包起来藏于身后衣服里。他如今身体残废,在这京城之中更是举目无亲,不如先想办法回到江东,找些昔日好友某个生计,先把眼下困境挺过去。

此去江东数千里,平常之人走路也需月余,范锡更是不知要爬多久才能爬到。

他一天也爬不到十里路,晚上便睡在树下,天亮再继续赶路,若是碰到雨天便在人家屋檐之下躲雨,好几次都被屋里主人轰走,嫌他晦气,怕他有病。

有一天他遇上一户好人家,端了一碗剩饭给他。

“唉,你这个乞丐是真可怜,这碗便送与你了,你有个碗,别人若有剩菜剩饭的也好给你。”

范锡谢过这家人,将碗塞在怀里,继续爬着。

范锡一路乞讨,什么尊严廉耻,他都已经不在乎了,只有活下去才能翻身。他身体残废了,可他还有满腹经纶,还有过目不忘的脑子,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精彩评论: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历史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刘雪颜,克敌)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人间烟火客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荡平乾坤》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人间烟火客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

《荡平乾坤》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