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风月喜事》只谈风月 紧缚 风月喜事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1-01-18 08:26:01

《风月喜事》只谈风月 紧缚 风月喜事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风月喜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惊女子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安公主,慕容垂

今天本编辑展示给各位粉丝们惊女子原创网络故事《风月喜事》,主线人物是安公主,慕容垂,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梁国皇室将国宴定在了大年初一,宴席从下午就开始了。这是端月第二次入宫,有别于第一次,径直前往皇上寝宫,这次的马车停下后,被人牵引去了御花园之中。于夫人这段时间的教习,让端月宛若脱胎换骨一般。雩风四日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国皇室将国宴定在了大年初一,宴席从下午就开始了。

这是端月第二次入宫,有别于第一次,径直前往皇上寝宫,这次的马车停下后,被人牵引去了御花园之中。于夫人这段时间的教习,让端月宛若脱胎换骨一般。雩风四日后从越嵩郡回来,竟见着端月有了女子婉约的感觉,惊的他都不敢相认。

这一次接引二人的不是高总管,只是个普通的宫女。她礼数周到的向一同前来的慕容垂行礼,再对着兄妹二人行礼。宫中的道路幽长,往往都是一条巷子见不着头。

端月谨记着于夫人的教诲,也不敢随意乱看了。

“恭送盛安公主。”幽幽的宫道边藏着一座宫殿,大门洞开,一位富贵的中年女子从里头走出,身旁围了一圈的宫人,可见身份是多么的高贵。

慕容垂见着那女子,眼眸一动,嘴角不由的抽搐了起来。怎么好巧不巧遇到了她?笔直无岔路的道路之上,相遇是在所难免的。他心里暗骂自己一声糊涂!国宴盛安公主怎么可能会不来呢。

盛安公主显然是看见了慕容垂,虽然认识多年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是好歹是认识。她踱步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对着慕容垂开口问好。“许久不见慕容将军了,本宫在晋昭的时候也听闻将军你的伟事,怕是官位又要升了吧。”

慕容垂干干一笑,十分敷衍的应和。“盛安公主说笑了,难得从属地归京,不知要待上几日?”

“虽然想着多住些时日,但是家女抱恙在家,本宫现在可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呢。”说罢脸上露出一丝愁容来。她终于把目光聚到慕容垂身边站着的雩风和端月身上,见着两个小娃容貌熟悉,不知是谁家的孩子。

她素手指了指二人,缓缓对慕容垂道。“本宫在属地多年,怎么没听着说慕容将军成婚之事?没想到公子小姐都如今这么大了。”

话语一出,气氛就不知不觉的尴尬了。边上指引的小宫女,憋笑憋的辛苦,一张小脸都通红。慕容垂听罢她的话,面容一变。都快四十的男子,神情难得的有了窘迫,他慌忙解释起来,生怕盛安公主误会。

“公主误会了,这不是末将的孩子,是故人之子。”

盛安公主仔细打量二人,这面容分明就是眼熟,第一眼看都觉得似乎是哪儿见过。可是任由自己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明白来。看来自己果然年纪大了,记忆力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她冷眼一横边上站着的宫人,那宫人也是机敏了得,立马对着盛安解释道。“回公主的话,此人是皇上亲封的宁侯爷,那女童是其妹为世安郡主。”她不安的抬了抬眼,观察盛安的表情,见她面容平静,心情还算是不错。宫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补充了一句。“是……是……是碎叶城沈将军的遗孤。”

听着宫人的话语,慕容垂面色一沉。下贱的婢子!就你如此话多!

盛安公主听着她的话语,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又恢复平静。她看着端月浅笑一声。“真是个粉嫩的小人。你叫世安我叫做盛安,名字里可都一个安字呢,算不算是缘分呢?”

端月还以为她是在说名字,她立马摇了摇头纠正道。“世安是皇上封的,我叫做端月!”

“哦……是吗,很好听呢。”盛安公主的笑容一僵,双眼也失了神,过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

身边的宫人在催促她快一些离开,还有别人要拜访,无可奈何的盛安公主只能向三人告辞。她仿佛无意一般,神色间却是深以为然,缓缓道。“慕容将军辛苦了。”她轻快的笑了一声,如此一笑竟然让慕容垂的背后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将军也是,直说就好了,沈将军的子女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盛安公主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慕容垂的双眸,让他觉得似乎是自己不对,匆匆的移开眼眸,更显得手足无措。

“本宫还有其他要事,就先失陪了。”她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杏眼微弯的看着端月。“你长的极像你爹,尤其是眉骨下那颗痣。”

说着又将目光转向了被冷落的雩风。“也是奇怪了,你却长得像你娘亲,不过嘴巴还是像你爹。”说着像是被自己给逗笑了一样,轻快的笑了一声。“我这是在说什么呢!哪有不像爹娘的孩子。不聊了,本宫先走了。”

如同她的突然出现,现在突然的离开。

她朝着和端月一行人反方向的地方走去。身边的贴身侍女回头看了一眼离去的三人,疑惑的开口道。“那世安郡主的名字和公主真像啊。”她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郡主叫做端月,公主你名为端阳,怎么什么人都能冲撞公主名号啊!”说着面露不屑。

盛安公主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话说那么多不累吗?本宫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名字相似又何妨?”

侍女听她这么一说,便立马闭上嘴,不敢再造次了。

端月,端阳。盛安公主心里默念着两个名字,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而另一边慕容垂见着盛安公主走后,终于舒了一口气,像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带着二人加快了脚步,逐渐拉开与盛安公主的距离。

雩风与慕容垂共事也有一段时日了,他是第一次见到慕容垂露出这样害怕的神色。回想着盛安公主刚刚所言,她道自己长得像娘亲。然而娘亲一直居住在碎叶城,鲜少出门,她又是怎么知道娘亲的模样呢?想到此,雩风对于盛安公主更是越来越怀疑,他不禁开口问向慕容垂。

“慕容叔父,听盛安公主所言,她是否与我爹我娘关系密切呢?”

慕容垂也毫无遮掩的点了点头。“与你娘我是不知,不过也一定不会是好言相对。她与你爹关系匪浅啊。”

说着露出了一脸八卦的样子。“你们的爹爹,差一点就娶了盛安公主,后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就作罢了。若是成功了,怕是就没你们两个了。”

端月听着眨了眨眼。“那为什么没结成亲呢?叔父,叔父告诉我吧!”见着她撒娇,慕容垂面露难色,只好随意的搪塞了一句“我也不知”。

这一小插曲之后,宫人总算是把三人带到了御花园之中。即便是在冬日,宫里的花草也从不见有枯萎之色,就算找一下午,你都找不到一片泛黄的叶子。更为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御花园之中俨然春日的模样,姹紫嫣红的,就连夏日才会开的荷花竟然也争奇斗艳了起来。粉白的花儿,在水面上漂着,煞是可爱。

御花园之中清出了一大片的空地作为酒宴的场所,地上铺着大红色鲜艳的地毯,地上放着软榻还有单人的桌子,左右相对着各是放了二十张左右,中间留出了十尺的距离,多半是为了歌舞。而在最上头就放着金灿灿的皇帝龙位,左右还放置着椅子,听说是给太后和皇后准备的。

现在不少的人已经入座了,根据宫人的指示,雩风和端月竟然有幸坐在了第一排。隔着十尺的距离,看见对面坐在后排的于中书家三人,鸳鸳腼腆的对着端月挥了挥手。

虽然国宴还未开始,但是歌姬舞姬已经就绪了,仿佛不会疲惫一般的跳着舞来。皆是肤白貌美的年轻女子,身着这纱衣,一动起来,缥缈的宛若画中的仙女。端月见着她们优美的舞姿,不由的一抖。穿那么少不会冻着吗?

“皇上驾到!”端月吃着桌上摆着的茶点,忽听一声太监尖细的嗓子,吓得抖落了手中的千层酥,细末撒了自己一身。

在座所有人,见皇上出来,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高呼万岁,端月便依瓢画葫芦的学着人们的样子行礼。

皇上安然入座,他扬起欣慰的笑容,对着众人挥了挥手。“众爱卿都入座吧,不必拘礼!”

即便这样客气的说了,但是每一个人都是拘束着的。等到人们坐下之后,礼乐重新响起。高总管一挥手上搭着的拂尘,高声大喝一声“上菜”,两边的宫女,手端着冒着热气的菜肴,鱼贯而出,整齐划一的比歌舞还好看。

酒菜之间,皇上似是无意的说道。“宁侯首战告捷,将山匪一网打尽,颇有沈将军当年的风范啊!”言罢,一众朝臣也纷纷奉承了起来。

“是啊,宁侯爷年轻有为,我见他这眉眼之间真好似沈将军当年啊,果然虎父无犬子!”

“我倒觉得宁侯爷将来功绩会远超沈将军,怕是前途无量啊!”

听着大家谄媚之言,雩风只觉心里一阵的翻腾恶心,但是脸面上还是要保持着一副谦逊的样子。他先谢过皇上在谢过群臣,笑的脸上都要僵硬了。皇上却不止于此,他靠在座椅之上,转了转眼眸,突然灵光一闪。

“朕得送宁侯一件礼物,来庆贺一下啊。”说着饶有兴趣的问雩风到。“宁侯可想要什么?”

雩风没想到自己只是剿匪而已,竟然被大题小做的。他连忙拱手摇头。“皇上言重了,臣只是保一方百姓的安慰而已,无足挂齿,更不必赏赐!”

可是无人在意他说的话,皇上还是任性了一把。“既然宁侯想不到想要什么,朕也不强求,便许你一个愿望,等想要之时说便罢了。”他瞥见在边上发愣的端月,又若有所悟。“嘶,既然赏了宁侯,朕也不能偏心。世安郡主远道而来,朕也赏你一个愿望!此去剿匪中所有的将士,都赏黄金百两!”

皇上兴奋的坐起身来,还不止于此。他断断续续的把这一年来,所有有功之人都赏了个遍,整个宴会之上都笼罩着一片欢乐的气息。但是任由他人赏赐,无非都是钱财升官,雩风和端月这“两个愿望”就显得极其的特殊,还是有不少人对着二人露出羡慕之色。

酒过三巡,已到宴会高潮。端月实在是坐不住了,她趁着雩风还有慕容垂与他人敬酒的时候,弓着腰,偷偷的溜出了座位。往这御花园的一条小道就跑了出去。

国宴确实是热闹,但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吃饭罢了。端月吃不了几口就饱了,看不懂面前舞动的人儿,而鸳鸳离自己又太远了,没有熟识之人,与自己攀谈的也都无非是阿谀奉承罢了。她早就恨不得溜出去了。

御花园每隔几步就有高挂一盏宫灯,将路上照的很是清晰。端月折了一枝柳条拿在手中,随意的挥打着。她见着前头石头上坐着一个小人儿,靠着灯笼才看清原来是严星回。

“你在这儿做什么?”她毫无顾忌的凑上前去问。

严星回本来呆呆不动的身影,被她一吓差点从石头上翻了过去。他责备的看了端月一眼,眉毛一皱,显然不想和她说话。但是端月却看不清人家的脸色,还凑了过来继续问着。“哦!我知道了,你也是和我一样溜出来的吧!看着那些歌舞,真是好没意思的。”

不过问严星回愿不愿意,她就坐在了他的边上。严星回叹了口气,挪了挪与她拉开距离。

端月撅着小嘴儿,不悦的问他。“你这是嫌弃我嘛,移走算什么?”

严星回实在是难以忍受端月的鲁莽,只能有气无力的解释了起来。“今日是我的生辰,我只想在这儿静静的待一会。”不知是不是夜色隐约的原因,端月见着他的脸十分的悲伤,眉眼间的伤感都要溢了出来。

“生辰……?”端月自己喃喃自语起来。“生辰不应该开开心心的,你怎么一脸伤心的样子。”

严星回抬起眼眸来,很是怨念的望了端月一眼,不说话也感觉到他的悲伤。“我是被世人嘲笑的严三公子,没人会关注我的生辰。连我爹都记不得,今日是什么日子了。”

幽幽的语气,连原本开朗的端月都感染上了一丝阴郁。她也体会过一此被人无视的感觉,心里十分清楚这滋味多难受。端月拍了拍严星回的肩膀,对着他露出一丝灿烂笑容。“生辰快乐!”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语,但是却使得严星回脸上露出了久违的欢欣,犹如拨开云雾见太阳一样。端月觉得只是祝贺一下未免也太过寒酸了,她摸遍全身找不到可送的东西,于是取下一只耳朵上佩戴着的珍珠耳环递给了严星回。

“给,你的生辰礼物。”

端月将这一颗小珠子,不由分说的硬塞到严星回的手掌。严星回苦笑一下,他一男子要着有什么用,而且只送了一只,破了那成双成对的寓意。不过是端月的善心,他也不好推辞,只能低声一句到。“谢谢郡主好意。”

端月听着他的称呼皱了皱眉头。“你可别叫我郡主,我不喜欢这个名号,你叫我小月就好了。”

“那怎么行,若是我爹听到了,一定会又打骂我说我不识规矩。”严星回连忙摇头拒绝,说起严太傅之时面露惧色。

端月并不想强人所难,但是她还是低着头思索了一下,想出个折中的方法来。“要不这样,在严太傅面前你还是称我为郡主,平日里叫我小月就好了。”她灿烂的笑容感觉能将角落里的严星回照亮。

“这样……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端月嘟着嘴略有抱怨的说道。“我在长安只有鸳鸳一个好友,所有人都忌惮我的身份不敢和我来往。”

严星回愣了愣神。他一直觉得端月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身边从不缺人,可是现在她露出的寂寞孤独的神情,与自己无两异,见着只觉得时曾相识。“小月……?”他试探性的一念,端月却突然灿烂了。

“我喜欢别人这样叫我,而不是郡主。”她弯着眼眸道。

“我喜欢别人叫我严星回,而不是严三公子。”严星回也弯着眼眸道。

精彩评论:

这本《风月喜事》有看点,但主角(安公主,慕容垂)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惊女子)的个人习惯。。。。

《风月喜事》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