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陆少蜜爱甜妻》陆少蜜爱甜妻全文免费阅读答案 Size Queen 陆少蜜爱甜妻Mary

更新时间:2021-03-20 10:15:31

《陆少蜜爱甜妻》陆少蜜爱甜妻全文免费阅读答案 Size Queen 陆少蜜爱甜妻Mary 已完结

《陆少蜜爱甜妻》

来源:互联网 作者:又曲 分类:婚恋主角:陆长铭,温月

热销小说《陆少蜜爱甜妻》是又曲最新力作的一本婚恋类新篇,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陆长铭,温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与伦比,实力推荐。主要讲的是:颀长的身影正要踏出办公室,没走出几步便接到了电话。“哥,不好了!网上的消息压不住,狗仔到公寓里来堵雅薇姐!”陆弯弯情急之下便立刻给他打电话,陆长铭隔着电话,阴影还能听见对面有些夸张的声音。约莫是空间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颀长的身影正要踏出办公室,没走出几步便接到了电话。

“哥,不好了!网上的消息压不住,狗仔到公寓里来堵雅薇姐!”

陆弯弯情急之下便立刻给他打电话,陆长铭隔着电话,阴影还能听见对面有些夸张的声音。

约莫是空间太过安静,又或许是陆弯弯太激动。竟让苏霓也听见了那些吵嚷。

“雅薇姐一直在哭,这些人太过分了,我看是非要闯进来不可。你买的房子这么隐秘没几个人知道,怎么狗仔就能这么快找过来?肯定是苏霓干的!”

苏霓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但男人忽然侧过的身子,和那微微觑到她脸上的余光,却显而易见。

她身子晃了晃,一只手撑靠在流理台上,努力稳住身形。

好在这时候,那灼灼目光已然离开了她身上。

随着电梯“滴”的一声打开,男人走了进去。

“把门和窗户都反锁好,说什么都别开门,我现在就派人过去。”

话音刚落,电梯门也跟着合上。

苏霓眼前一黑,手臂也失了力气,就这么跌在地板上。

冰凉。

她靠在冷冰冰的瓷上,用力深呼吸了几次之后,才总算缓过劲来。可即便如此,却也花费了许多力气,仍旧站不起身。

手机开始响。

夜色中,那尖锐的声音格外明显,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回响时,让苏霓觉得仿佛整个世界就只余下她一个。

于是努力伸出手想够着,却发觉自己根本没力气再动。

眼前不知怎么的,所有东西都开始晃动……

……

次日

“输完液,烧退了就没事。”

“这段时间多注意着,最近流感肆虐,别让她病上加病。”

苏霓隐隐约约听见一道温润男声,她想了很久也不曾与记忆力谁的脸对上号,便努力地想睁大眼睛瞧清楚。

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终于打开。可这一睁眼,却对上一张放大的五官。

“嗯?醒了。”

男人眨了眨眼,退开。

苏霓这才看清楚,那是穿着白袍的医生。只是这医生也确实生的好看,眼睛狭长深邃、鼻梁挺拔,嘴唇也生的厚实。再衬上那和缓的下颌线条,活脱脱一个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形象。

对方似乎没想到苏霓刚清醒就这般打量他,还略有诧异地挑眉,继而缓缓开口,“苏小姐不用对我戒备,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姓单。”

“哎?霓姐,你终于醒了!”

“霓霓?你觉得怎么样,头还疼不疼?”

“霓姐能认得出我么,能认出我就说说话……”

没得到回应,小静也有些着急了,推搡了苏霓一把之后,又转而抓着医生不放,“这是怎么回事,不会烧坏脑子了吧。四十度烧下来也难怪会……都怪我,没有早点赶到。”

好在温月总算比她冷静,瞧见了苏霓脸上无奈的神情。

直到这时,那自称姓单的医生才缓缓开口,声音温润清晰,让人心静,“她嗓子坏了,说不出话。先给她倒杯温水吧,润润喉就能勉强说话了。”

“啊,原来是这样。”

小静反应快,立刻倒了杯温开水过来。

一杯暖暖的水顺着喉咙下肚,喉咙里的烧灼感便减轻了不少,苏霓这才终于觉得舒服了些。

“现在是……下午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忽然发觉日头已经西斜,自己这一昏睡,竟睡到了次日下午?

“嗯,正好三点半。你从昨晚烧到上午,一直没退,单医生说差点就要转成肺炎,好在现在是退烧了……”

温月脸色有些难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她昏睡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别人再来过。

陆家也好、苏家也罢,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打来。

温月与她对视一眼,也明白这个道理。便等到医生离开,而小静也出去买吃的之后,才寻了椅子在苏霓面前坐下。

“你说你,到底怎么弄的。小静说你白天就不舒服,让你早点下班回去的。她昨晚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就觉得不对劲,这才一大早去的公司,进门就发现你倒在茶水间。”

“苏霓你怎么,就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苏霓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安慰。

只好伸出手拍了拍她,示意自己没事。

可温月终归了解她,音色沉沉,“陆长铭知道你住院,到现在人也没出现过,他到底怎么照顾你的!”

“他哪里会照顾我……”

苏霓摇摇头,声音又轻又哑,可总算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怕是,恨不得她就这么烧坏了吧。

大约是昨夜里烧糊涂了,到如今苏霓脑海里总还浮现出那人漠然的神情。陆长铭昨夜里看她的眼神,哪里像看自己的妻子。

甚至,比陌生人更不如。

于是将头偏向一旁,侧脸贴着枕头,没有再说话。

“你……昨天有人爆料了莫雅薇的事,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你做的。依着陆大少爷的性子,该不会,你现在这样是他弄的?”

苏霓摇摇头,本就喑哑的声音又闷在枕头里,“前些夜里着凉又吹风,没注意才变成这样。与他有什么关系。”

无非是,他怒在心头,视而不见。

后来苏霓想起这一幕幕,那总会心口发闷的感觉,渐渐被男人眼底的热烈掩盖。

只是如今心里的酸涩啊,像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干净。

“那也是他没有理会你,害你差一点就要烧成脑膜炎了!要不是小静叫救护车叫得及时,说不定现在你就已经是个傻子!”

“陆长铭不爱惜你,怎么你自己也不爱惜自己!”

温月斥了一顿,却不知怎么的眼圈也红了。

她瞧见苏霓已经翻了个身背对自己,连眼睛也闭上了,那余下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好好我不说了,你先休息。待会能吃东西了我再进来。”

话音刚落,温月终于还是轻手轻脚关上了门。

然而隔着门上的窗户,她却依旧能望见里头那道瘦弱的身体,在午后的日光照射下,整个人身上都弥漫着一层薄雾。

模模糊糊的,渐渐看不清。

她其实知道,苏霓并不是要休息,只是背对着她,在确定温月离开之后,才缓缓蜷缩起身子。

那紧闭着的眼睛旁,被浓密的羽睫洒落层层阴影,小半张苍白的脸在日光下、另外半张却在影子里。

苏霓觉得此刻的自己似乎处在昨晚的情况,哪怕这里是温暖的病房,可身体却总能感受到凉意。

像她躺了整夜的地板……

“陆长铭你在哪?”

门外,温月压低了声音。

“有事?”

温月又故意走远了些,生怕被苏霓听见任何,“霓霓住院了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人想怎么样,到现在连个人都没见到……”

“你还有时间为她出头,想来她也死不了。”

话落,里头便只余下“嘟嘟嘟”的忙音。

温月愣了下,哪里料想的到陆长铭会是这么个态度,一下子心便沉入了谷底。

……

苏霓似乎又睡了过去。

醒来时小静已经买了粥回来,她一边吃一边在想刚刚的梦。

很不真实。

她竟梦见自己披着白纱和陆长铭结婚的模样,梦见新婚之夜他并未抛下她离开,而是火热地度过。

梦见莫雅薇再没有出现在他们之间,而是和傅北安一起离开了海城;又梦见所有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障碍,都消失殆尽……

“别发愣,我问你的你有没有听见?莫雅薇那事,究竟是不是你做的,怎么陆长铭那边的消息,是你承认了。”

温月后来便给其他人打了电话,还是从徐晋南那知道的,莫雅薇出事、原是苏霓做的。

可她不信,这才质问。

然而苏霓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她掌心里捧着温热的粥,眼眸垂落着没有什么情绪。

眼前雪白的糯米和红枣薏仁熬在一块,表面还覆了一层嫩白颜色,淡淡的清香便随着她搅拌的动作穿开,嗅着食欲大开。

“摇头又点头做什么?到底是不是。”

“不是。”

谁都知道温月性子倔,明知道和徐晋南在一起会被正规徐家阻挠,却还坚持了十年,明知道不是她做的,却非要问个清楚明白。

瓷碗里的粥拨冷了些,苏霓才舀了一口到嘴里,轻笑,“不是我自己做,但,他怪到我身上也没错。”

温月一梗,“不是就不是,哪有这么多理由。既不是,怎么就任由他误会?”

“嗯。”

苏霓又吃了几口,暖糯暖糯的粥散发出阵阵香味,那轻烟白雾,便升腾着要将她半张脸遮住,“老太太做的,那天晚上她那样说的时候我就该看出来了。否则你以为,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莫雅薇和陆长铭一起出席徐老爷子的宴会。”

“虽然不是我亲手下的套,但知而不报也不阻止,他怪到我身上,怨不了谁的。”

苏霓浅浅一笑,“我现在就想着啊,让他多恨我一分,去同意离婚就好。”

“同意离婚?”

温月像看傻子一样看她,“你也太不了解你丈夫!陆大少爷是什么人。以前得罪了陆家的,有谁还有好下场?你当他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么。我都听见了消息,陆长铭非但不会同意离婚,而且更加不会放过你!”

精彩评论:

这本《陆少蜜爱甜妻》,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又曲)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又曲)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