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白露点苍苔》欲与天公试比高 作者是霜雪人间的小说 白露点苍苔完整版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0 08:36:23

《白露点苍苔》欲与天公试比高 作者是霜雪人间的小说 白露点苍苔完整版在线阅读 连载中

《白露点苍苔》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霜雪人间 分类:婚恋主角:季瑶,闻言

《白露点苍苔》作者:霜雪人间,婚恋类型新篇,主角:季瑶,闻言,本网文精彩情节试读:季瑶听到席间隐隐传来骚乱之声,甚是疑惑;邱溦见其提了裙摆就要跑,忙扯着她的胳膊,道:“瑶姑娘且等等。”季瑶心知不对,忙一回头,只见一柄银制小刀便已经握在了邱溦的手里,刀刃距她的脸不足一寸。邱溦的眸光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季瑶听到席间隐隐传来骚乱之声,甚是疑惑;邱溦见其提了裙摆就要跑,忙扯着她的胳膊,道:“瑶姑娘且等等。”

季瑶心知不对,忙一回头,只见一柄银制小刀便已经握在了邱溦的手里,刀刃距她的脸不足一寸。

邱溦的眸光中多了些许复杂情味。她拽着季瑶的胳膊,冷声道:“莫动。否则就要破相了。”言罢,又将其往前带了带。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如水的剑光反射在季瑶脸上,亦在微微地抖。季瑶看得分明,也不点破,只淡淡道:“你要如何?”

邱溦深吸了一口气,狠下心,拽着季瑶的胳膊一路往后院拖,恨声道:“别喊,别乱动,跟我来。”

明月皎洁,一轮悬在天边,丝毫看不出白日里方下了一场雨。邱溦将季瑶拽到了一方墙根下,凝神细听,火把及脚步声都在往湖心亭赶,她又深吸一口气,对季瑶道:“若是喊人,我就杀了你。”她的眼中蕴了泪,季瑶看得心下一疼,也看得似曾相识。

她在玲珑居时曾看过这样的眼神,这般狂热的,不甘的,被时也命也所拖累的,被飘零浮世所辜负的这样一双可怜人的眼睛。

“你们刻意将我和师兄分开,是为了做什么?”

邱溦见其神色坦然,毫不见畏惧之色,心头火起,哼了一声,死拉着她的手腕往后院一条石子路上拽。小路两侧种了盈盈绿竹,季瑶跟着她一路跌跌撞撞,一路行到后院,四周假山秀水,甚是静雅。

待二人跑到一座石墙跟下的时候,季瑶一仰头,恰好看到二楼的木窗紧闭着,房檐下的风铃在轻轻地晃。

“你若要绑个人质,绑我不如去绑许砚之。”她道。

“住嘴!”邱溦回过头,低叱一声。

季瑶一腔无奈,反拽着邱溦的手腕往自己这方一扯。“撕”地一声,邱溦的袖子被她拽开一个口子,袖中隐隐透出青紫的痕迹,似是被鞭子抽过。季瑶此番使了五成力,她顺势扣住她的手臂,手腕略微用力便将她细弱的手腕子往石墙上死死扣住。

短刀落在了地上,两人四目相对,尽是无言。

季瑶较邱溦更矮些,她此时将其扣在墙上,手抬得太高,手臂微微发酸。

“我虽在天枢门不算厉害的,却好歹自幼习武;你连刀都拿不稳,何必冒这般风险?”

邱溦狠狠瞪着她,季瑶便又道:“你们又是灌醉师兄,又是哄我到后院,此若是调虎离山……我竟也成了‘虎’么?”

她自哂一笑,邱溦见之,更是愤愤。

季瑶偏过头,恰看见邱溦手腕上的伤,心下已明白了三四分。然她见邱溦神色激愤,目中含泪,却也不敢轻易将其放开,便只得道:“无论如何,方才这许多人过去,你的同伙怕是跑不掉了。”邱溦闻言,死死盯着季瑶,唾了一口唾沫在她绣了玉兰花的裙摆上。

“你也是窑子里出来的,这般护着那些人,你可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季瑶闻言甚是诧异:“……你认识我?——许砚之让你来是为了探我?”她一时分神,分不清该感到欣喜或是怅然,邱溦得了空,左手一翻往其颈边砍去。

季瑶眼疾手快又扣了她的另一只手,她无奈之下,不得不按着邱溦的肩,将她的脸压在冰冷的青砖上。邱溦左脸贴墙,右手被其死死擒着,吃痛之下,心头早滚过天南地北三十六重脏话。然此间太静,落针可闻,她一面留心着前院家丁动向,实在不敢大声喧哗。

“……你们这些人,必会化为劫灰,会遭报应的!”

季瑶闻言一惊,道:“你是青灯教之人?——你们的目标是秦大人?”她手上的力道紧了紧,心头却一时不知该进或是该退。

她想到那个溪水边绿衣服的女人,她的血迹黏在衣服上的斑驳之色,甚是可怜也十分吓人。邱溦见她神色忽紧忽缓,进退维谷,冷笑一声,道:“你现在有吃有喝,又有天枢门庇佑,我们用不着你的同情!”

言罢,她一反常态,朝天尖叫道:“来人!救命!”

这声音太过凄恻惨烈,季瑶一听,忙喝道:“你这样会被……!”

“什么人!”

季瑶隐隐听到了脚步声,一队家丁已朝后院赶来。

——是了,你这般自暴自弃,这是一心求死,鱼死网破。季瑶越想越是于心不忍,紧咬着牙,拽着邱溦,越发往许家后院深处走去。

一路树影幢幢,月明星稀,黄昏时落的雨润在花坛子里,露水凝在兰花叶子上。月华皎皎,衬得人世之流浊越发让人不忍逼视。

邱溦还在死命地挣扎,季瑶技出无奈,撕下自己的半幅衣袖堵住了她的嘴。可怜那一身新制的苏绣的褙子,只穿了一次便被这般折辱。季瑶将邱溦拖往老槐树边,她将她往树干上推了推,气喘吁吁道:“你若落入他们手里,怕是生不如死;你若同我好好讲清楚事情原委,说不定我能求许公子……”

邱溦冷笑一声,眸中透出不屑。

季瑶急道:“可你们这般拼了性命,最后便宜了谁?”她静听片刻,脚步声尚远,而四野无人,早春已可闻虫鸣之音。她叹了口气,又道:“你方才说我是窑子里出来的,难道我不明白么?你们即便入了青灯教,原也是为了求些许教友庇护,断不是为了取他人性命。你们即便杀了秦大人,别人便不会来追捕你们了么?你即便不惧死,可有想过那些想好好活着的姐妹?”

邱溦闻言,眨了眨眼,泪水更重。

季瑶又忙补充道:“他们搜捕青灯教余党,致使民间私告之风盛行,姐妹反目,兄弟阋于墙,你们这几个连刀都不会拿的姑娘就这样来自投罗网,可有想过到底是谁在撺掇?最后的获益之人又是谁?”

她这一席话一语惊醒梦中人。邱溦泪目盈盈盯着季瑶,摇了摇头。

“不说也罢,我放你走就是了。”

季瑶言罢当真松了手,又将她口中的半片衣衫扯了出来。

邱溦捂着喉咙咳了两声,背靠老槐树,死盯着季瑶怔然不语。季瑶叹了一声,细听了片刻,道:“他们要找到你不是什么难事。你从后门出去,记得乔装打扮,出了城门……罢了,想必之后的路也不用我教你。”她给邱溦擦了一把泪,皱着眉头,忽而觉得十分庆幸。

天枢门虽容不下她,然天枢门教她的本事,总算还有些用。

邱溦深深看了她一眼。她提起裙摆,颇为费力地跑了两步,想了想,又回头道:“城南永乐巷中留了芍药姑娘的一些东西,若是交于你……想必她也得以瞑目。”

季瑶愣了愣,尚没听明白她此话何意,便听一声急促的鸟叫之声掠过夜空。

她抬起头,只见一只血红色羽毛的鸟振翅疾飞,由二人方才来的方向一路往东方飞去。其振翅之势扰得春枝沙沙作响,而那拖曳在它身后的长长的血红色羽毛,恰略过了一座二层木楼的楼顶,檐下风铃被它的尾巴一扫,响得更欢。

一簇短而疾的箭光擦着大鸟的左半边身子飞略而去。一击未中,大鸟仰天长嘶。

季瑶回过头,只见来路鬼影幢幢,一片墨黑。

也正当此时,众人皆感到大地震了一震。

地牛翻身,地动山摇,轰鸣之声仿佛来自遥远地底的某处塌陷。季瑶忙扶着大槐树,勉强站稳,再一回过头看去,邱溦的身影早消失在了夜色中。

“地牛翻身,天降神罚!”

“别让她跑了!”

场面混乱,两拨人在后花园的夜色之中相遇。

而就在家丁途径的一座二层小阁楼之上,有人推开了窗,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窗口。她居高临下,远远看了季瑶一眼,又看了一眼楼下持着火把的如长龙一般的家丁队伍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道:“报应,报应!富贵积骨,富贵皆白骨!都是报应!”

精彩评论:

霜雪人间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婚恋文,但他却是婚恋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婚恋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霜雪人间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季瑶,闻言)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白露点苍苔》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