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第五十八章 逢年过节 凤囚皇,临天下直人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第五十八章 逢年过节 凤囚皇,临天下直人

发布时间:2020-08-01 11:26:54 编辑:老梅 作者:梅子

梅子火爆作品《凤囚皇,临天下》由梅子笔下的宫斗风格的网络故事,传奇人物庄宛宁,墨竹,内容百看不厌,非常推荐阅读。精彩内容:孟家败落。简简单单几句话,诠释了一段仓皇却色彩斑斓的曾经。帝王一怒,伏尸千里,这话从来就不是儿戏。庄宛宁静静地听着自己兄长所言,竟然一语不发。墨竹从旁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衣袖,小心翼翼的模样:“小姐……”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第五十八章 逢年过节 凤囚皇,临天下直人 免费试读

孟家败落。

简简单单几句话,诠释了一段仓皇却色彩斑斓的曾经。

帝王一怒,伏尸千里,这话从来就不是儿戏。庄宛宁静静地听着自己兄长所言,竟然一语不发。墨竹从旁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衣袖,小心翼翼的模样:“小姐……”

庄宛宁这才回过神来。她摇摇头,纯是为了告诉墨竹:“我们走罢。”

这时候,天依旧不曾放晴。看起来就是一片灰蒙蒙的颜色,眼看就要下起雨来。庄羽望着自己的妹妹,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不曾想过,好好地对自己妹妹说出实情的原委,一是因为说了她也未必能听懂,二是因为他怕这事对人的刺激太大。

就是他自己,终于听见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时候,也有点惊讶。

但如今看来,她似乎是接受了这件事的。他琢磨着,然后跟了上去。庄宛宁披上一件斗篷,那是一件深灰色,绣有梅花的衣裳,那一点点的红梅,在衣服上看来很是鲜艳。

她们再次下车时,天已晴了。仍旧是灰白色的天上,但却不知从哪里露出了一点刺眼的日光。

他们下车,进了屋。这一日国公府依旧热闹,进了屋,替她脱去衣裳的人也只有墨竹。她帮她解开斗篷的扣带,手抚过柔软蓬松雪白厚毛边,看到庄宛宁眼中好似沉进了几许思绪,看起来和平日不大一样。

她诺诺道:“小姐?”

这是她今日第几次唤她了?——她记不清。

刚才一出,她甚至怀疑小姐心绪上出了什么样问题,是否因为大少爷与她所说的话而魔怔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抓紧了那斗篷。

屋中很安静。静得人有几分心慌。

但这时候,她却看见庄宛宁笑了,“怎么,我看起来像个一捏就碎的纸人?”

刚刚发生的一切,居然有几分像是墨竹的幻觉。她看着大小姐。庄宛宁这时候微微笑的模样,不算多么开朗活泼,但也洗去了那几分从凌家山庄中带来的灰暗。庄宛宁见她愣愣地站着,甚至连拿着斗篷的手都顿在了那里,如此夸张,她不由得摇摇头,“傻丫头。”

小姐原来不是听得入神了,只不过是安静了一点而已。

墨竹这才醒过来。她这才皱起眉,怨怼道:“小姐,你适才的模样,吓坏奴婢了。”

庄宛宁挑眉,显然不置可否:“我很可怕?”

她已然坐下,站在一旁的红袖倒了杯茶,她拿起茶杯就喝。茶水有些热,甚至是烫了,但庄宛宁也不在意。墨竹连连否认,她是一个笨嘴拙舌的人,所以不怎么会解释。庄宛宁垂下眼:“……我不过在想事情。”

她看起来颇有了几分沉思的样子,身上灰色的衣裙也显得相衬了起来。墨竹细细打量着庄宛宁,随后她才缓过一口气——思绪万千和悲哀失落毕竟还是有分别的,她分得清:“小姐在想什么?”

庄宛宁放下茶杯,望了她一眼,见到这丫鬟一副紧张的样子,忍不住道:“在想你是不是缺差事了,这般多嘴,简直不似一个丫鬟。”声音里都带了笑意。但是墨竹听不见。

她只看见她说话的样子平静而高傲,就像那些整治仆人的严苛小姐,觉得她已经过时了,不该继续留着了。屋里登时寂静下去,仿佛只余下了她们几人的呼吸声。

墨竹听闻此言,正是大惊,慌忙跪下,“小姐,奴婢没有不守本分!”

她连连的想要找到一个开脱的借口,但她甚少被庄宛宁斥责,所以这时候嘴笨得半句话都说不出。

这时候一边的红袖观言察色,气不过地道:“小姐又在拿墨竹打趣了。”

啊?打趣?墨竹听不懂。

庄宛宁摇头,“这才不能算是打趣。”

红袖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丫鬟衣裳,她扁了扁嘴,随后道:“可不就是么?”

庄宛宁听红袖打趣墨竹,这才莞尔一笑,“好了,墨竹,起来吧。你还真是半点幽默都没有。”

她笑起来的样子素来好看,直看得墨竹有些痴了,还是红袖看不过眼,走近去亲手将她扶起来,甚至到了这时候,墨竹依旧是什么都不懂的。待得红袖在她耳畔说了几句话,墨竹脸颊才红起来,她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小姐,如今你可真是全好了。”

她的意思,大约是庄宛宁的毛病全好了,而且好得过了头。

直引得庄宛宁与红袖面上热起来。她们刚才才说墨竹太呆笨,如今她却又同她们一般伶俐起来了。墨竹也只是拿着那件衣裳,往一旁的大衣架子上,挂上去。红袖将新的点心送来。

她们谁都不曾提起刚才的事情。

庄宛宁望着她们,这才明白了为何自己不知道关于凌家的一切。凌家覆灭之事,本就触了如今君主大忌,加之她的母亲早已过世,在沈姨娘跟前自然也是个不应说的话题。十多年过去了,院子里的旧人知道主子的好歹,就不肯提这些;渐渐地,新人也就无从知晓了。

何况,她们只是丫鬟,也不应该提起。自己在这院子里也不可能有什么身份平等的好友,庄雨凝年纪小不知道,而沈姨娘也没有机会对她说。她的父亲,未免会愿意触碰女儿伤心处——往好处想是这样的——也就无人对她说起。

而她的兄长,大约是打算到这一日才对她讲。庄宛宁想了又想,她心中不知为何,尚且有些疑惑,但这样想下去,剩下的疑点也就不多了。想到这里,她拿起一块梅花饼,雪白的糯糯的糕饼里藏着暗红色的馅儿,一咬起来,好似咬了一团又甜又软的棉花。

她唤:“红袖。”

红袖连忙抬起头来。这丫鬟素来机灵,做事手脚灵活,和墨竹是两个不同类型的,她甚至会说如今的日子比在后厨帮忙时好过多了。庄宛宁也就记住了,红袖是她买进来的人,本来在酒楼里做事,不过不是凤央楼罢了。

“小姐?”她问。这丫鬟很聪明,但却不是自作聪明的那一种。屋里余下的人不多,本来丫鬟就少,何况今日并不是什么好日子,没人会没事来屋里凑,免得主子不高兴,惹了一身腥。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第五十八章 逢年过节 凤囚皇,临天下直人 精彩点评

作为一名在宫斗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凤囚皇,临天下》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庄宛宁,墨竹)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梅子)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XXOO 凤囚皇,临天下总攻

凤囚皇,临天下

作者:梅子 类型:宫斗 状态:已完结

以宫斗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凤囚皇,临天下》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梅子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梅子的设定中,男主角(庄宛宁,庄国栋)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庄宛宁,庄国栋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梅子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