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容止 第五十六章 从前孟家 凤囚皇,临天下宫斗小说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容止 第五十六章 从前孟家 凤囚皇,临天下宫斗小说

发布时间:2020-08-01 11:50:41 编辑:帅梅 作者:梅子

本回我安利给各位粉丝们梅子原创网络故事《凤囚皇,临天下》,主线角色是庄宛宁,庄羽,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他看起来有点小心翼翼,仿佛不习惯关心旁人——这也是正常的,作为一个尚未成婚的男子,他如果懂得怎么关心人那就奇怪了。庄宛宁道:“没有。”她的回答太过于平静,却让庄羽感觉有点奇怪。这个女孩子醒过来以后,似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容止 第五十六章 从前孟家 凤囚皇,临天下宫斗小说 免费试读

他看起来有点小心翼翼,仿佛不习惯关心旁人——这也是正常的,作为一个尚未成婚的男子,他如果懂得怎么关心人那就奇怪了。庄宛宁道:“没有。”

她的回答太过于平静,却让庄羽感觉有点奇怪。这个女孩子醒过来以后,似乎一直都表现得非常独立,不需要旁人关心。但他也没有多讲。毕竟,今天是特别的日子——他们母亲的忌日。

马车缓缓往郊外开去,渐渐远离了人群。直到他们下车时候,庄宛宁看见的就是一座别庄。

这座庄园所在的位置不错,山色清秀,但今日的雾气太浓,所以依旧看不出有多少出色。庄宛宁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天色阴沉,看起来就像是马上要下雨一样。庄羽轻声道:“到了。”

他是个很擅长迁就旁人的人,似乎因为担心她久居内宅,听不得什么粗暴的语气,所以直到如今,他的举动都有几分小心过头的感觉。他们走进别庄,他道:“我已经令人来打扫过,这里寻常也没人。”

他们越走越深,身后仆人们捧着祭拜用的物品。

这是一座很大的庄园,已经不是所谓的院落可以比较的。纵然很多东西都已经十分老旧了,也没有人来换新的,却依旧能从屋里摆着的黄莺柳树屏风,与那些一看就知有些年头的珠帘,甚至一面雕刻梨花纹路的铜镜,都能够看出主人品味不凡,透露出一种旧时光才有的味道。

如果它在京城里,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院落是某个世家的,因为除出世家,也没有什么人有资本这样布置。然而若是世家,又为何在如此偏远的地方?

其实如今的世家之中,大多都会选择聚居在京城,毕竟在这个时代,距离就决定了传信的快慢,写信也要人来传递,是以如今的隐居,就真的是隐居——除了生活物品要长途跋涉地去买以外,与人交际也是相当的困难。

既有世家的气度,却又不像是世家,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她下意识地觉得这屋里十分熟悉,她走向一个梳妆台,拿起上头的一把木梳,木梳上雕刻着梅花花纹,已经能看出年头了。庄羽皱眉,他不懂得自己的妹妹到底在做什么,只好停在原地等她。很快她拿起木梳再放下,又离开这房间了。

最终,他们终于到达了墓园。

十多座墓碑摆在那里,看起来甚至像是群葬。看到这么多的墓碑,庄宛宁身后的墨竹掩住嘴,不禁感觉吃惊。她也是第一次来这墓园,甚至不曾想到,这山庄之中,居然有这么多墓碑在。

而且这些墓碑,看起来都无人拜祭;如果当真像是她所想的那般,那么,就是除了他们,根本没有人来这墓园之中拜祭。

但两人只是站在他们母亲的墓前洒水,插香,对着那墓碑上的“孟氏”二字拜了下去。

猛烈的阳光拨开了云雾,在乌云里探出爪牙来。墓园附近草木深深,山色清秀,仿若一幅画。

拜祭。

从前庄宛宁也想过这件事。她不是没有亲人的人,但在穿越以前,她就已然失去了父母,从来都不知道被爱是怎样一种感觉。当没有了实际的亲情以后,一切就变成了不得不做的仪式,除了从祖父口中听见一些关于父母的事情以外,她什么也感受不到。

但既然没有,那她就不会继续想了。

他们行过礼以后,庄羽还在墓碑前站了一会儿,仿佛在回忆什么事。他的眼神沉淀下来,有了与年纪相称的成熟。无人打扰她,庄宛宁甚至发现,连她身后的墨竹都在沉思。过了一阵子,庄羽才清醒过来。他道:“走吧。”

他们这才离开这墓园。

离开以前,庄宛宁看了看他们路过的几个墓碑,大多数人都姓孟,但却看不出他们到底是何时过世的。

他带领着她,绕回屋里。很显然,他所讲的并不是国公府,而是这庄园里的院落。他似乎也没来多少次,但所有仆人都是他带来的,似乎也只有他可以领路了。庄宛宁没有出声,任由他带路。

一直走到院落最深处,拐了好几个弯以后,他们才进了一处院落。这是个很大的庄子,尽管已经有些残旧破落了,却依旧难掩属于世家的气派。庄宛宁道:“这是……”

这是哪里?

她很肯定,无论是原主还是她,都不曾来过这座宅子。原主尽管记忆混乱,但她还是能够分辨出来,她是什么时候没了母亲的。庄宛宁知道,她们从来都不知道这座在山中的宅邸,甚至可能,即使她过世的母亲出现在她面前,她也不可能认得。

所以她的问题,也就显得理所应当。庄宛宁从未想过,所谓拜祭,是在一座偏远山庄之中;更不曾想到,她的母亲,居然是出身这样一个落魄家族。是的,落魄。当大多数世家都住在京城之中的时候,这个位于远郊的宅邸,自然不可能是属于什么辉煌家族的了。

但不得不说,这是一座适合隐居的宅邸。庄宛宁的眼神落在周遭景物上,她觉得,倘若清除杂草,再在林间挂上秋千,这绝对会是个不受侵扰的、非常宁静出世的、世外桃源。

庄羽再次回过头来望她的时候,他的眼神中饱含着让人难以相信的怀缅,他微微笑起来的样子,是那样温柔又无奈:“这是凌家,娘亲在这里出生,住了十五年。”他说话时候,语气有些生硬,仿佛只是在说他所知道的事情。“后来,才嫁到京城里。”

他的年纪比庄宛宁大六岁,如今尚未娶妻,显然并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的妹妹交流。他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人,忽然之间感受到了亲情,却不知该如何对待她。庄宛宁左右看了看,“我们……来过这里?”

她问。

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原主记忆里压根就没有这一段。她只是问。

庄羽点头,“不是你,是我。”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容止 第五十六章 从前孟家 凤囚皇,临天下宫斗小说 精彩点评

梅子算是宫斗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凤囚皇,临天下》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庄宛宁,庄羽)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宫斗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凤囚皇,临天下》凤囚凰小说 XXOO 凤囚皇,临天下总攻

凤囚皇,临天下

作者:梅子 类型:宫斗 状态:已完结

以宫斗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凤囚皇,临天下》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梅子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梅子的设定中,男主角(庄宛宁,庄国栋)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庄宛宁,庄国栋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梅子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