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傀龙剑与无妄刀》傀龙剑与无妄刀写完了吗 第九十章 拯救苍生 傀龙剑与无妄刀娘受

《傀龙剑与无妄刀》傀龙剑与无妄刀写完了吗 第九十章 拯救苍生 傀龙剑与无妄刀娘受

发布时间:2021-02-23 16:41:48 编辑:阿村 作者:村厕所来纸了

村厕所来纸了经典辣文《傀龙剑与无妄刀》由村厕所来纸了最新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传奇人物易天行,老夫,内容韵味无穷,非常极力推荐。精彩片段试读:悦容客栈,段一楼的厢房之内。司空雪正替清孽换着伤药。她拆开绷带,将原本敷在清孽脚上的草药用温水清洗干净,然后再将刚捣好的草药敷上去。而就在这时,易天行拖着受伤的身躯回到了客栈的厢房,一进门便直接奔向了

《傀龙剑与无妄刀》傀龙剑与无妄刀写完了吗 第九十章 拯救苍生 傀龙剑与无妄刀娘受 免费试读

悦容客栈,段一楼的厢房之内。

司空雪正替清孽换着伤药。她拆开绷带,将原本敷在清孽脚上的草药用温水清洗干净,然后再将刚捣好的草药敷上去。而就在这时,易天行拖着受伤的身躯回到了客栈的厢房,一进门便直接奔向了床边的圆桌,然后喝起了酒来。

“哇,大忽悠,你吓死我了!进来麻烦敲一下门好不好。”司空雪抱怨道,但很快她便察觉到了异样,因为这次,易天行竟然少有地没有跟她拌嘴。

“怎么了?”司空雪疑惑道,她看向易天行手里的酒杯,意外地发现那原本清澈的酒水竟染上了一抹鲜红。

“你受伤了!”司空雪惊讶道,说罢她赶忙走到易天行身旁,准备查看易天行的伤势。

易天行轻轻拨开司空雪的手没有说话,只是仍旧端着手里的那杯酒独自思索着。司空雪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但是却又不敢轻易再做打扰。

“怎么了?”司空雪试着问道,虽然他不知道易天行为何如此一反常态,但是还是想要照顾到他的心情。

易天行的思绪被司空雪这一问,反倒是停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这个曾经自认为是个小伙子的姑娘,轻轻叹了一口气。

“闫陆骁,逃了。”易天行失落道。

司空雪从来没有见过易天行如此失落过,在她印象里易天行似乎是一个胸怀广如天地的人,无论什么事他都表现的满不在乎,亦或者是轻松自如,好像这俗世的烦恼均与他毫无干系一般。但是现在,他竟然在自己面前流露出了失落,而且是那种毫不加修饰的失落。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去开口了。或许,一直以来他那份轻松自如,都只是他强装的假象,又或许,现在的他是真的遇上了能令他烦心的事情。她对他的了解太少了......

“要不要,我去通知其他人,把闫陆骁抓回来?”司空雪试着提议道。

人有时候就会这样,当一个整天嬉皮笑脸的人突然之间在你面前流露出伤感时,你就会不自觉地照顾起他的心情来,连说话都会变得那么小心翼翼。但是殊不知,这种关心有时候也会让人感到孤独。

“不用了,现在去追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之后有机会我再亲自跟他们说吧。对了,清孽的伤势如何了?”易天行道,他似乎是注意到了司空雪的担忧,反而开始刻意地去克制起了自己的情绪。

“刚给他换了药,伤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估计明天就能照常下床走路了。”司空雪答道。

易天行缓缓点了头,但他的心思此时却似乎不在这里。司空雪见他心不在焉,心里稍稍有着些许的失落,也不想多做打扰,于是便一个人走出了厢房,练功去了。

少阳门虽然占地千百亩,但是要同时收留那么多门派着实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遂很多门派诸如万蛊门这种边远门派便分别投宿在了洛阳城的各大客栈之中。而此时,司空雪正下着楼梯,却正好碰上了刚刚从少阳门归来的蓝灵芝。

“呀,司空妹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蓝灵芝笑道,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喜欢。

司空雪微微笑了笑,回答道:“蓝掌门,谢谢你的衣服,我正要去练功呢。”

蓝灵芝上下打量了一把司空雪,脸上洋溢出了一股自豪的神情。

“哎,叫我姐姐就好了。你别说,这身衣服还真衬你!哎呀,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倒便宜了易少侠了,不如你拜入我门下好了,我带你回苗疆教你用蛊,好不好!”蓝灵芝打趣道。

“蓝掌门,我还要练功,就不跟你开玩笑了,告辞。”

说罢,司空雪便双手作揖下了楼。蓝灵芝看司空雪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心里便知她可能有心事,但毕竟不是自家门人,自己也不好多言,遂也就寒暄了一声,上了楼去。

后院,司空雪一人站在桂花树下,以树枝代刀,练起了刀法。她虽恢复女儿身,但舞起刀来,却霸气四溢,丝毫没有女孩子那般阴软绵柔之感,反而却多了一股强势而又坚定的气息。

她的刀越舞越快,越舞越勇,很快四周便刮起了阵阵刀风。她很焦虑,也许是因为久久不能报仇而心生急切,也许是因为易天行刚才不愿意对自己袒露心事。不知为何此刻她手里的树枝就像是感应了她的心情一样,每一招的挥舞都变得极其艰辛。

“心绪不宁,练武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凌空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也喝止了司空雪的刀招。

“谁!谁在上面?”司空雪对着天空喊道,一边喊一边环视着四周,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无论她如何叫喊都没有任何人去回应她,就连易天行所在的那个厢房,此刻也没有任何动静。

司空雪将手里的树枝紧紧攒住,似乎做好了随时与人以命相搏的准备,但是事与愿违,在她喊出了那一声“谁”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再传过来了。

“装神弄鬼!”

司空雪沉吟道,说罢便立马一步踏出,瞬间足袜生风,如踩七星,踏风而上,噌噌几步便跃至了客栈的屋顶。她环视着四周,希望能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可无论她如何寻找,映入她眼帘的除了一片夜幕和夜幕下静如止水的洛阳城以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好轻功!”

“谁!谁在装神弄鬼,有本事就出来!”司空雪站在房顶上大吼道,手上的树枝此刻已经被攒出了一手汗,开始变得有些滑腻不堪了。

“哈哈哈哈,小小年纪,又是女娃子,火气竟然这么大!这样不好,不好!”

那个苍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像是令人聒噪的苍蝇一样,让司空雪挥之不去。

“哼,我火气大不大,与你何干!有本事站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司空雪故作嚣张道。

果不其然,只听得一声空中传来一声:“好,口气倒不小,那老夫就让你开开眼!”之后,便只见遥远的云端有一月牙破云而出,紧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但是很快,司空雪便发现那不是月牙,而是一个一袭白衣的白发老人,正以着一种绝世的轻功,脚不点地,乘风而来!不一会儿便已来到了司空雪的跟前,然后以一种极不寻常的姿势如柳叶飘落般落了地。

司空雪从没见过这等高强的轻功,即使是易天行若要想飞的这么远,中途也得借力。但是这老人竟从云端而来,中途毫不借力,真是宛如仙人一般,让人不可思议。但是却不知为何,司空雪对这轻功竟没有感到任何的陌生,反倒是有着一股亲切之感,尤其是老人落地时的姿势,冥冥之中似乎与易天行有着些许的相似之处。

“在下司空雪,不知前辈是哪一路的神仙?竟能使得一手这么好的轻功!”司空雪学着易天行的样子鼓吹道。她从老人施展出轻功的那一刻起便深知自己无论是武功还是轻功都不是老人的对手,那么面对这种实力相差极大的人,按照易天行的做派,若是逃不了,那就学着去跟他交朋友。

“你这小娃娃倒是挺识相。神仙不敢当,只不过是一介闲云野鹤罢了。”白衣老人道。他虽身形佝偻,但是在这夜幕之下却颇有一番仙风道骨,有一种遗世独立的世外仙人之感。但不知为何,司空雪看着这画面却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夜深人静,前辈不在自己家里好好休息,却突然跑来客栈房顶偷看我练功所为何事呢?”司空雪警惕道。

老人闻言一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娃娃,真是不简单啊。不错,老夫确实是有事前来。”

“不知前辈所为何事?”司空雪仍旧问道。

“老夫云游四海,虽自由快活,然年近古稀,空有一身神功在身,无以为继。遂特意入世,寻徒弟来了。方才见你独自练功,虽小小年纪却功法不凡,老夫见你资质不错,有意结交,不知你是否愿意拜入老夫门下啊?”老人笑道。

司空雪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喜上心头,紧接着却又是一愣,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你有何顾虑,但说无妨。”老人问道。

“多谢前辈好意,只是你我素不相识,晚辈恐怕受不起。”司空雪赔不是道,她前些天才刚与易天行互诉衷肠,深知这天下没有白掉馅儿饼的事,遂也学着易天行留了个心眼,说话给自己留了个余地。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也学得那些大人那般,墨守成规了起来。不错,你我确实素不相识,但是你我既然能在此相遇,那便说明你我既是有缘,老夫云游多年,所见习武者众多,但多是些循规蹈矩的庸才。老夫见你天资聪颖,与众不同,本想与你结交师徒情谊,难道,你也和那帮庸才一样不识好歹吗?”老人笑道,他虽笑得轻松,但这话却着实给了司空雪不少的压力。面对这大好的机会,司空雪进退两难。

“前辈谬赞,我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万蛊门弟子罢了,算不上什么天资聪颖。门派规矩众多,容不得我再投他门,前辈恐怕对我有所误会了。”司空雪谦虚道,她此刻穿着的正是蓝灵芝之前赠与她的苗疆服饰,这正好成了她为自己开脱的最佳说辞。

“呵,小小的万蛊门,只要老夫愿意,一日之内便可让它在江湖上消失。你若是拘泥这一点,大可不必担心!况且......”老人顿了顿,看了一眼司空雪手里紧紧攒着的树枝,冷笑道:“况且,你方才所使刀法也不是苗疆刀招,更不是万蛊门的功夫。”

老人这话一出,司空雪当即便知自己的谎话已被老人看穿,但她仍不死心,辩解道:“前辈有所不知,这刀法乃我入门前所学家传刀法,时下晚辈思家心切,遂趁着夜深没人的时候独自练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的家是在大理吗?”老人戳穿道。

司空雪面不改色,忙奉承道:“前辈果然好眼力!不错,晚辈正是大理段氏一族的传人!因为是旁亲遂复姓司空。”说罢,司空雪的后背顿时汗湿了一片,幸亏之前易天行告诉了她“灭烬无极刀”的真身是大理段氏一族的“玄虚无极刀”,否则此刻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这个话。

“哦?既然是段氏一族的传人,那你为何来了中原却又投入了万蛊门这样的小门派之中呢?”老人顺着司空雪说道。

司空雪闻言,仍旧面不改色道:“家母与万蛊门掌门蓝灵芝乃是至交,初入江湖,家母希望让我在中原能有个照应。”

“哼!你这小娃娃,谎话连篇!又是万蛊门,又是段氏一族。真是不简单啦!”老人厉声喝道。

司空雪见状心感不妙,连忙说道:“前辈息怒,晚辈说得句句属实啊!”

“句句属实?既然句句属实,那为何你的师父会是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江湖浪子?为何你的母亲不把你托付给同样是段氏一族的段一楼,而是把你托付给一个什么名不见经传的蓝灵芝?万蛊门与大理有至交,老夫怎么没听说过?哼,老夫对你以诚相待,你竟然对老夫句句说谎,你真是太让老夫失望了。”老人一语戳穿道,随后便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司空雪心里反倒一阵轻松,冷声说道:“前辈,你知道的不少啊!”

“老夫云游四海什么没听说过!”老人背着司空雪道,他心里本还等着司空雪来挽留自己,可却不想司空雪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遂只好随口一答,敷衍了事。

“江湖上,知道我师父的人本就不多,知道段一楼出身段家的更是少之又少。你说你与我在此偶遇,但你却对我身边的情况了如指掌。前辈,试问要怎样云游四海,才能做到这般的消息灵通呢?并非晚辈不想对前辈说实话,而是前辈你,一开始就没有对晚辈坦诚相待啊。”司空雪解释道。她这话就像是一记闷棍,当即便敲得老人猝不及防。

老人见自己被戳穿,非但不怒,反倒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司空雪啊司空雪,老夫果然没看错你,你的确很聪明!是,不错,老夫的确是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你了,但是老夫的的确确是想收你为徒。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想回祭剑山庄替你父亲报仇吗?”

司空雪闻言,大惊失色,道:“我的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老人当即冷哼一声:“哼,放心,你的事老夫不会外传的。老夫知道这样会让你身处险境。怎么样,要不要试着拜入老夫门下?老夫愿意以你祭剑山庄的无觉神功相授!”

无觉神功?这几个字对司空雪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想当初欧阳煜钦就是为了获得无觉神功的秘籍所以才将她的外公司空拜剑囚于剑冢的,而现在老人竟然说要教司空雪无觉神功,这对司空雪来说着实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老人见司空雪仍旧疑心重重,遂连忙说道:“你放心,我与你外祖父司空拜剑乃是故交,你的事我也清楚的很。这无觉功本就是你夏雪柔应得的,莫要忧心。”

司空雪听到老人提到了司空拜剑,便立马拒绝道:“前辈厚爱,晚辈恕难从命!”

“这是为何?”老人不解道。

司空雪想了想,正色道:“天下武功,登峰造极者众多,但鲜有济世救人者,更没有听说有救苍生于苦海的习武之人。由此可见,光武功好,是没用的,雪柔想学的是救人之术,不是救一个人,而是救整个天下!”

司空雪刚说完,老人沉默了,不知为何老人眼里竟似是有一抹泪光闪过,可能是夜晚的风太大,让他原本干瘪的眼眶也开始湿润了起来,也有可能是司空雪的这一番话,让他想起了自己五十年前的一位故人。

“你跟着他,便能学的救人之术吗?”老人轻叹道。

司空雪想也没想便回道:“能。”

老人见她语气坚定,斩钉截铁,遂也没有多说,只是轻叹一声拂袖而去,只留下司空雪独自一人站在客栈的房顶上沉默许久。

在司空雪的认知里,外祖父司空拜剑从来没有过任何朋友,唯一的好友欧阳煜钦还背叛了他,其人缘可见一斑,所以当老人说自己是司空拜剑故交时,司空雪对他的戒心便已经升到了极点。但是她又急需一个理由能够说服老人,所以便结合了下自己的观点和易天行当初在桂花树下与段一楼叶无锋谈笑风生时所说的观点,以此来搪塞对方,希望老人能就此作罢。

她本对这套说辞没什么信心,但却不知为何,老人竟再也没有为难自己,反倒是轻叹一声拂袖而去,这让她不知为何,心里却产生了一种落寞。

可能,是老人的那一抹泪触动了她吧......

《傀龙剑与无妄刀》傀龙剑与无妄刀写完了吗 第九十章 拯救苍生 傀龙剑与无妄刀娘受 精彩点评

这本《傀龙剑与无妄刀》应该是作者(村厕所来纸了)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易天行,老夫)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傀龙剑与无妄刀》傀龙剑与无妄刀写完了吗 天然受 傀龙剑与无妄刀同人志

傀龙剑与无妄刀

作者:村厕所来纸了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一本有趣的书,易天行,叶无锋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傀龙剑与无妄刀》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易天行,叶无锋)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村厕所来纸了)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易天行,叶无锋)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

小说详情